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网络主播挣好多!他们也要交税吗?

听说老朋友罗总最近投资了某知名直播平台,叶律师随手向罗总转发了以下新闻:

两则新闻

2017年3月,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披露,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直播人员的收入高达3.9亿元,但未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今年最终补缴了税款 6000多万元。

2017年5月,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北京市地税局召集在京各家网络直播平台,进行集中培训,培训的内容是网络直播平台的个人所得税自查情况。据一位现场参会人士透露,映客、花椒、陌陌等公司,都出现在现场签到表里。这位业内人士说,直播业内都清楚,这次培训名为培训,实为约谈。

***

罗总看后十分担心的跟叶律师讨论,看起来直播平台的税收风险很大啊,我都没搞清楚投资的直播平台有没有为主播扣缴个税,不会也被请去喝茶吧。

叶律师笑道,这个行业我有研究啊(咦,叶律师为什么会对这个行业有研究),也不是像媒体说的一概而论。我们还是来梳理一下:

直播平台和主播之间的法律关系是主播个人

所得税处理的判定基础

我国个人所得税采取分类税制,直播平台和主播之间的法律关系和交易安排将影响到主播取得所得的性质判断。例如,对于雇佣关系,主播的收入将按照工资薪金征税。对于劳务关系,如果认定主播为直播平台提供服务,主播的收入将按照劳务报酬所得征税。如果反过来认定直播平台为主播提供服务,则主播可能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方式纳税。不同的法律关系下,主播从平台或用户处取得所得还可能被认定为捐赠所得、肖像权许可使用所得等。

互联网的神奇之处就是,个人自我雇佣成为可能,也因此产生了同种经营活动下多种法律关系界定的可能。以雇佣关系和劳务关系比较而言,从形式上判断,似乎很可能认定直播平台和主播之间是劳务关系而非雇佣关系,比如直播平台大多数时候都不会与主播签订劳动合同,一般也不向主播支付工资及为其缴纳社保。但结合平台对主播的管理进行综合考虑,似乎又不是简单的劳务关系。例如,直播平台可能要求主播每月需满足一定的在线天数和小时数等;对于头部主播,直播平台往往有更为全面和严格的管理,包括在直播内容、场景布置、与粉丝互动等方面的要求。考虑到平台对主播的管理、晋升制度,以及同业竞争的限制,从税收法规的角度有没有可能平台构成主播的“真实雇主”,还真不好说呀。

我们暂且以主播为直播平台提供劳务作为基础法律关系分析主播取得的所得的性质。在直播场景下,打赏金主们先在平台购入虚拟货币,例如虚拟跑车、游艇等,再打赏给主播。主播、平台和金主间的交易和资金关系如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