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民日报头版预告,这篇讲乡村旅游的文章写了啥

初冬的郭家沟醒了。

一轮红日跃出,被一湾水库托住。登山步道飘向山顶,层层红叶间,错落着青砖碧瓦的北方小院。溪水穿村,绕过一块巨石,石上“塞上水乡”几个字,晨曦中格外温润。

披件外套,胡金领出了门。当了14年村支书,每天头一件事,就是去村里转一圈。

路上尽是生面孔——乡村游的外来客,遛早的、爬山的、晨练的,认识不认识都点头道早。

倒回去五年,村里很少有生人。别说外人,本村年轻人都快走光了。

“嗡”的一声,七点半,扩音器开了。村头大喇叭清清嗓子,《弟子规》的诵读声准时响起,流淌在小村的早晨。

郭家沟以自己的打开方式开始了新的一天。

这里属蓟州区下营镇,天津北大门。这个51户、180多口人的小村,5年前还穷得叮当响。乡村旅游兴起,刷新了产业模式,搅动起乡村故事,激活了郭家沟的一草一木。小村名气渐大,成了一个品牌一面旗帜,全村42个农家院,日接待能力近千人。2016年,人均纯收入7.5万元。

01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非搞不可。调整产业结构,发展乡村旅游,首要目标是农民增收

站在水库大坝往下看,郭家沟就是两山夹出的一条缝。

地少,闭塞,郭家沟没富过。“靠种庄稼,到2011年,全村人均纯收入不到1万元,低于天津市平均水平。年轻人外出打工,外村姑娘不愿嫁到郭家沟来。”老支书张志纲说。那时候蓟州区还叫蓟县,2016年撤县设区。

2012年,机遇来了。蓟县推出乡村旅游精品村建设,首批锁定下营镇的五个村,郭家沟排在前头。

这不是拍大腿想出来的。说到旅游,郭家沟得天独厚。东临梨木台、西邻九山顶两大自然风景区,山间景色清奇,水库可以泛舟,几乎没啥污染,空气都是甜的。移步上山,任松鼠领路,听鸟雀谈心,更是别提多惬意。

不光郭家沟,整个下营镇,处处皆风景。北连河北兴隆,西接北京平谷,有天津最高峰九山顶,有八仙山,有一代名将戚继光戍守16年的黄崖关长城,有中上元古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旅游能增收,乡亲们却不买账。

“因为吃过亏。之前村里也有五六户搞过以食宿为主的农家院,最后只剩两家。为啥?不挣钱。一家一户,小打小闹,低价竞争。三天两宿七顿饭,一人120元,忙活几天,挣不到几毛钱。”村民张金波说,“住三四人一间的大炕,洗澡去公共卫生间。村里脏乱差,价格稀烂贱,饭菜热辣咸。贵倒是不贵,条件不理想,客人也不乐意,慢慢就没人上门了。”

老路行不通。乡村游,必须改。两条路摆在面前:一是建民宿酒店,外来人投资经营,原住民挣个租金;二是提升农家乐,依托农家院,农民经营、农民致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