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日枪迷,一世红白

前几天阿森纳5-0哈德斯菲尔德的比赛中,梅老师(厄齐尔)进了个球。

我熬夜看的直播,当时觉得没什么,就是搓射。结果第二天一刷球评,推上说这球是高速运动中把球推向地面压起来进的,激烈比赛中能做到这样真是绝顶天才。

我想起去年对阵切尔西进的那球,很多人说梅老师踢呲了,其实并不是,这是他的拿手绝活。这就相当于把球从一边往下一跺,使球弹起攻门。

平常训练没人防守可能很容易,一般球员也能做到,但在英超比赛这种高速运动的紧张场合,脑子能转这么快,技巧能这么好的寥寥无几,这也就是枪迷又开始集体厄吹的原因。

当然,5000万先生并不总是表现高光,也有一些慢、粘、软的隐身时刻。我就“有幸”亲历。

今年盛夏,北京异常闷热干燥,我穿上博格坎普的10号球衣,拿上枪手红围巾去鸟巢看球,阿森纳对切尔西的北伦敦德比。上半场还没结束,我已能明显感觉到围巾里捂着的热汗不断往外冒,阿森纳已经丢了两球,除了叹息我一无所有。

下半场开赛没多久,中场核心梅老师就因体能原因被换下,主教温格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以示安慰,他发泄般地在场边踢飞了一个矿泉水瓶,脱掉球鞋坐在休息位上默默观战。

直到结束的哨音响起,阿森纳都没能力挽狂澜,3:0输给了对手。

虽然知道这本质上只是个圈钱的商业赛,但内心依然有些沮丧。

我不想看最后的颁奖仪式,提前离开座位,快步走向外面的吸烟区。在闷热的空气中看着iQOS上的充电指示灯一闪一闪,手有点微微发抖。

旁边站着的男士穿着国王亨利的14号球衣,一看就是老枪迷了。

他也在吸iQOS,我们攀谈起来,叹息272桑大腿还是软了点儿,终究不再是亨利大帝博格坎普的黄金岁月。我们同时叹了口气,他默默把iQOS插进充电盒,盒上的贴纸印着红白相间的Fever Pitch(极度狂热)。

这一刻,我们相视一笑,果然是只有枪迷才懂的梗。

《极度狂热》我中英两版都看过,它是所有枪迷的必读圣经。

原著作者Nick Hornby正是一名阿森纳铁杆球迷。纯属偶然,Nick记录下了他“同时爱上足球和女人”的自传体小说Fever Pitch(《极度狂热》)。在被多家出版社婉拒后,最终找到一家小出版社顺利推出,不料却一鸣惊人登上1992英国图书年度畅销榜。

之后改编成的同名电影也完全忠于原著,年轻的科林 · 费尔斯担当主演,他爱了阿森纳21年,等待1989的联赛冠军18年。

在电影里女友问他:“你在想什么?”他:“D·H·劳伦斯……好吧,其实我在想阿森纳。”女友:“你干嘛撒谎? ”他:“不能你每次问我这个问题,我都回答阿森纳。 ”之后对女友解释说:“18年了,我一直有一个梦想,从没改变过,那就是看到球队获得联赛冠军!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事,但能让你认真坚持18年的事情又有多少?

影片最后,阿森纳在利物浦客场进两球,夺得久违的联赛冠军。

男主失控般涌入海布里门口的欢庆人潮,全体枪迷合唱 Good old Arsenal, we are pride saying that name, always sing the song and win the game.

凭着《极度狂热》的成功,Nick 开始在《星期日泰晤士报》、Time Out杂志发表文章,并为《纽约客》撰写乐评。此后推出的小说《单亲插班生》也被改编为电影提名奥斯卡大获成功。

对阿森纳的热忱为Nick Hornby 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事业转机。

28年弹指一挥间,如今已年过60的Nick Hornby仍会在博客上发表球评,对阿森纳的热爱始终如一。这就是所有枪迷信仰的ONCE A GOONER ALWAYS A GOONER(一日枪迷,一世红白)。

金元足球当道,阿森纳的赛绩仿佛又回到了Nick书中描写的那个时代,又已经十几年没在英超夺冠了。

作为枪迷,表面上,我充满了困惑与质疑,但内心,我必须去相信枪手们。就像如今已黑发变白发的主教温格所言:"毫无疑问,我脸上多了一些皱纹,但唯一不变的是我对赢下每场比赛的渴望。"

碰到自己心仪事物的契机,大都“出于偶然,无可理喻”。从开始坚持的那刻起,旷日持久的战役已然打响。极度狂热的精神愉悦,新世界的大门正在打开。极度狂热带来的事业转机只是锦上添花,最初起点来自对事物本身的热爱。

「 玩物尚志正应如此,不带有功利性目的,先选一件物品认真“玩”起来,可能你的生活会有所不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