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贝贝网、宝宝树等母婴垂直电商频频触礁,还依然喋喋不休

阿里的奇迹,京东的崛起,腾讯的光鲜,不断催生着创业者的梦想高潮。在当前互联网+的思维下,他们自认为找到了对传统产业链的优化接口,也似乎找到人、货、场重新定义的销售价值理论体系,无论从虚拟到实体,从发展到本质。不过现在看来,说实话,市场的发展让一切垂直电商梦想都变得枉然,如同这2017年末的天气,寒冷才是标配。

上不接平台下不接渠道,唯有低价行走的母婴电商江湖

垂直电商中母婴电商不是最早的,不管是贝贝网、蜜芽、辣妈帮等。从时间来看,它们也许是个搭上末班车的孩子,相比服装类的PPG、凡客诚品,酒类的酒仙网、1919,化妆品类的聚美优品等,母婴电商只能是一个后起品类(当然,他们都称不起后起之秀)。虽说他们也可以到达终点,但这班车显然不是开往黎明的东方快车,它停靠的只是班车终点,下车后的乘客面临的是更漫长的黑夜,没有曙光。

从垂直电商的发展路径来看,不只是行业专家,其实消费者也已经把垂直电商看得非常清楚。低价、吹牛逼、刷数据是社交网络的三驾马车,在今年阿里和京东双十一再破历史的数据中,各垂直电商网也开始向他们靠拢。如酒业电商酒仙网和1919(垂直电商+终端自有门店)也在阿里和京东这样的平台做高效链接,而母婴行业的融合似乎不够贴合,京东和阿里都自己做起了自有版块的母婴电商,让垂直母婴电商失去了登陆平台的机会。

垂直母婴电商为了引流,是低价策略的捍卫者,典型代表就是贝贝网,简直是母婴界的“拼多多”,为了拉人头,0.1元无节操低价遍地开花,再在拼单成功后随意关闭秒单,让消费者怒骂嬉笑不得。

在品牌锁定销售渠道的母婴类(尤其是奶粉)的环境下,垂直母婴电商如何赢得品牌厂家的认可,这似乎是个哥德巴赫猜想的难题。自然,垂直母婴电商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做到和酒类垂直电商一样的结果:与厂家达成一致,而成为一线品牌、二线品牌和区域品牌的合作渠道。其次垂直母婴电商也得不到区域代理商的支持,完全依靠用现金在市场上低价收购或与客户私下里交易得来的产品。这样操作只会导致:一是产品的利润被稀释,二是商家越来越疲乏这样的压榨式合作。试问这样没有道德诚信的约束交易,如何能赢得消费者,赢得忠诚客户。

总体来看,垂直电商销售的竞争仍然是IP流量和入口的竞争,在知名度低和无知名度的电子购物中,其自身IP流量非常低,链接入口也有限,除了靠低价来引流,似乎找不到相对合理的营销模式。拿宝宝树举例,前段时间还放文自己要上市,还鼓吹美囤妈妈电商版块早已实现盈利,但是纵观消费者投诉几率和一直不敢公开的数据,实在无法和IP高流量等同。且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