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论|熊万胜:整体性社会中的地方“权”力

一、第四种视角:人类活在未来之中

自由主义、社会主义,或者历史郡县制的说法是当前理解中国郡县制的三种框架。但是,我们不仅生活在过去和现在,也生活在未来之中。今天的未来至少有两个特征,第一是来得太快。刚刚智能机器人战胜了人类的围棋高手,人类的棋手流泪认输。就在前段时间,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刚刚发布文件,提出将欠债不还的人列入全国性的黑名单,他们将不能入党,不能参军,不能升官,不能参与很多投资项目,甚至小孩不能进入私立学校,出门不能坐高铁,不能住高级宾馆,不能参加旅行团,等等。显然这是一种基于多条线整合的大数据系统的新型国家治理行为。有人认为,这种从未见过的治理方式将全面接管我们的生活。第二是未来渗透现在。未来不是以英法联军兵临城下的形式到来的,它每时每刻都在到来,此刻,我们就在未来之中。现在的年轻人的晚年完全可能是在机器人的陪伴下度过的。

对于未来,我们可以设想这样那样的一些细节,但我们无法把握它的大概轮廓和基本结构。马克思宣布资本主义终究灭亡时的那种自信心,放在今天可能会显得不可思议。在今天,有两种“社会”的存在,在马克思的时代还刚刚露出端倪,那就是相对于国民社会的国际社会和相对于脆弱的自然界与强大的人工智能的人类社会。迄今为止,社会学理论关于社会变迁的研究主要是在国民社会内部来分析的,我们不清楚这种内部分析能否把握超越国民社会的层次,我们不知道用于解释现代社会形成的理论能否用于解释今天以及未来的社会变迁,我们也不知道西方思想家做出的大量预测到底有哪些也同样适用于我们这样的东方大国。

在种种朦胧的碎片化的思考中,有一对矛盾越来越凸显,那就是系统与社会的矛盾。这个划分基于马克思关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区分,也基于洛克伍德或哈贝马斯等人关于系统整合与社会整合的区分。所谓“系统”,指的是那些作为韦伯所谓理性化牢笼的结构,比如市场体系、行政体系、军事系统、信息化和交通所需要基础设施体系等;所谓“社会”,指的是依靠社会主体之间的互动以及在互动中建立的以主观认同为基础的制度、结构与文化,这是一种狭义的社会。前一种结构是人类不得不服从的,与人的价值立场无关;后者是人类可以选择的,以主体的价值立场为前提。核心的系统力量是掌控金融和技术创新的资本家财团,核心的社会力量是公共政治权力。

在这对关系的演化中,有两个趋势对于今天的讨论是有价值的。第一,系统性秩序的意义不断上升,社会性秩序的意义不断下降。第二,这种系统性的秩序是全球性的,而社会性的秩序首先是地方性的,存在一种系统的全球性与社会的地方性之间的矛盾。它们试图控制对方。与社会秩序的发生机制的变化相适应,社会活力的来源也发生了变化,活力越来越是人们追逐工具理性的最大化的结果,它与人的美好情怀,与人与人之间的真诚情感,减少了关联。所谓“活力”,越来越是系统从社会中不断异化的过程,以及这个过程的自我加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