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类永远达不到的运动极限,要靠基因编辑实现?

基因工程或将创造出更多的“博尔特”和“奥尼尔”们。

美国俄勒冈州的尤金市,此地素有田径传统,因此被誉为“美国田径之城”。每年夏天,为了备战全美锦标赛或者奥运会预选赛等高水平赛事,一批批世界级名将会到俄勒冈大学的海沃德田径场(Hayward Field)进行训练。

运动天才

与自然界中的种种事物一样,人类的运动能力也满足正态分布。也就是说,具备超强运动能力的人会随着能力的增加呈指数减少。比如说,百米短跑用时11秒多的人可以获得某一高中、社团或是地区的跑步冠军,而美国州冠军能跑进11秒,不过100个州冠军中也仅有极少数有望跑到10秒左右。

1984年的奥运会上,卡尔·刘易斯正在完成4*100米接力的最后一棒冲刺。

沿着这条正态分布线一直往末端看去,你就能发现那些“健将中的健将”——他们打破世界记录,一再刷新我们对于人类极限的认识。当卡尔·刘易斯于上世纪80年代驰骋短跑界时,百米能跑进10秒的人仍然屈指可数。那时只要能跑到接近10秒的成绩就基本能锁定奖牌,就连奥运会也不例外。刘易斯身高1.91米,这在当时被认为是短跑运动员的完美高度,因为那时的运动理论认为,身高过高会导致跑步节奏缓慢,从而影响速度。

因此,身高1.95米的博尔特出道时从未被人看好,但他犹如外星人般横空出世,一再刷新世界纪录。他的步长达到惊人的2.83米,2013年,一项发表在《欧洲物理学报》(European Journal of Physics)的研究称:以如此步长跑出如此速度在物理学上实属罕见。时至今日,博尔特的加速度和速度依然无人可及。

“博尔特时代”涌现了一批短跑名将,他们不仅刷新了记录,甚至比那些先前服用禁药的运动员跑得更快。出生于牙买加的加拿大籍短跑运动员本·约翰逊曾于1988年汉城奥运会以9秒79的成绩“战胜”刘易斯并“打破”了世界记录。他还称若不是在撞线前摆出了“剪刀手”的庆祝姿势,兴许会跑出更好的成绩。不过,他后来被发现服用了禁药——类固醇。(事实上,卡尔·刘易斯随后也陷入禁药风波。他承认曾在汉城奥运会前被检测出服用了3种违禁药物,但都被美国奥委会网开一面。)

即使一名优异的跑步运动员服用了合成代谢类固醇,也无法与天生的基因优势相比。2009年田径世锦赛上,博尔特以9秒58的成绩刷新了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而且快了0.11秒之多。

在NBA明星“大鲨鱼”奥尼尔的身上也能找到类似的故事。他是当时全联盟中第一个身高7英尺(约2.13米)又兼具力量与敏捷性的球星。他的体型匀称,既不是瘦弱的“竹竿”,也不是笨拙“绿巨人”。如果将他等比例缩小至6英尺高(约1.83米),那么他的体重将在180斤左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