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动真格了!刚刚,央行重磅警告!

加息的脚步可能日益临近了。

5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一个金融峰会上,发表了一番重要的讲话,相对明确的表达出对长期低利率环境的警告以及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建议。

路透社发文中国央行专家警告央行低利率政策时间过长。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如果央行长期保持低利率水平,就容易鼓励银行的冒险行为。央行的货币政策应当抑制银行的冒险行为,特别是不能给予市场利率长期处于低位的预期,防止市场通过过度的冒险行为倒逼央行。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低利率时代即将结束?倘若如此,那么,明年加息可能将提上日程,接下来利率只会升不会跌了,然后,银行贷款收紧,市场盲目投机也要收敛。毕竟加息是抑制资产泡沫最有效的手段,主要是房地产泡沫。

我们在谈论利率高低的时候得用两个参照系,一个是2015年之前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另一个是目前的逆回购等利率。如果按照过往来看,无论是哪一个参照系,都处于相对的低位。也许就是所谓的低利率环境。

低利率会推高市场风险偏好,刺激借贷和杠杆,从而使得长端债务(例如房贷)加速累积,增加金融系统的脆弱性。

资产泡沫的背后是银行的过度借贷,这个过度借贷往往又是由超低利率引起。中国的房价,是一个典型。

房价和利率的关系大家想必都十分清楚,看下面这张关系图就能一目了然:

房价变动和个人房贷利率关系

过去一段时间,部分城市楼市价格之所以出现较大幅度上涨,与低利率造成的资金成本相对较低,或分不开。

低利率与地产价格关系紧密,往往会积累金融风险,这已经是屡屡被证明的历史事实。比如,1980年代末期日本经济泡沫就是由泛滥的廉价流动性推动土地和房产的价格泡沫化,而美国次贷危机本质就是低利率政策鼓励购房产生的,甚至出现零首付的情况。

在未来一段时间,央行一旦提高利率,居民通过按揭贷款、消费贷款等信用贷款加杠杆获得银行信贷的难度将越来越大,加杠杆付出的资金成本也将越来越高!

换句话说,当利率上升,购房者压力将增大!

12月2日,特朗普酝酿已久的税改终于获得美国参议院同意,美国的公司税税率下调为20%。这也是1986年以来,美国税法最大的一次调整,也是特朗普上任一来,自己首个立法方面的胜利。

“老大哥”税改刚获得通过,日本就坐不住了!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据草案,日本政府将积极加薪和投资的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0%左右,上述方针将作为2018年度-2020年度的限时举措,具体的税率将由执政党的税制调查会讨论决定。

日本政府将分两个阶段下调法人税来促进企业面向人才和创新性技术的投资。

第一阶段,以就职后学习必要技能的“继续教育”为首,将“大力减轻积极进行人才投资的企业负担”。企业满足条件,就将法人税负担减轻至25%左右。

第二阶段,对于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投资、致力于创新技术和提高生产效率的企业,将进一步提高减税幅度。满足条件,企业实际的法人税负担将减轻至20%左右。

2017年,日本的企业法人税为29.97%,日本政府原计划到2018年将一数字降为29.74%,但最近,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相继出台税改措施,令日本加快了税改的脚步。

事实上,近年来,全球的企业税率都呈明显的下降趋势。

今年9月,OECD发布的年度税收政策回顾报告称,持续削减企业税使得OECD 35国的平均企业税率从2000年32.2%下降到2016年24.7%。

在特朗普大规模税改方案落地前,今年不少国家就已经开始酝酿要减税。

1月,德国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政策每年为企业和经济发展减负150亿欧元。

4月,英国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都在降低。此外,英国还计划把企业税率从现行的20%降至15%以下。

7月,印度亦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是该国自1947年独立以来最重磅的税制改革。

各国纷纷降低企业税意味着企业经营压力大幅下降,同时也有利于东道国吸引更多的外来资金和技术,弥补资金缺口,增强技术创新能力,进而扩大税基。

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OECD对成员国竞相削减企业税的做法表示担忧。OECD认为,近期一些国家削减企业税,是对国际社会堵住跨国公司逃税漏洞的响应,不能做过头。

加息、减税可能是未来几年全球各大国手里握着的王牌。当前,外部压力不断涌现,中国明年可能也要考虑正式加息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