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滇滩水城,红旗飘飘的秘境之村

这里不是景区,来到这里的人不用抱有旅游者评判的心态,仅仅带着一颗好奇的心,水城?美景?历史?来水城,只因为神往。

水城小且远,要到这里来,得从市区开一个多小时的车,经过滇滩镇集镇,就到达了目的地。

提到水城,不得不介绍一个人。

相传公元1432 年(明英宗正统六年),腾越西练(旧指腾冲北部明光、滇滩、猴桥三地)地处边陲,山高路险,贼盗蜂起,邻近外帮山族不时入侵,烧杀抢掳,无恶不作,腾越边境水深火热,民生涂炭。公元1441年,明英宗派战功显赫的兵部尚书王骥统军入滇西腾越平叛。王骥率儿子、女婿践山涉水,进军腾越西练,他们团结当地傈汉民众,几经浴血奋战,终于消除外患内忧,继而告示安民,修明政治,恢复生产,兴修水利,传播文明,发展经济,并带领军民建起滇滩关。自此,人民安居乐业,王骥成为西练人民爱戴的英雄。王骥将军在平定边关后为了防御外来侵略,修建了一个水坝护卫城池,水城的名字由此而来。

从车上下来,只听到一旁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慢慢走近水城的堤坝,当冬日暖阳照拂在身上,相信我,这一刻,你一定会被眼前的景象惊艳到。虽然时逢枯水期,并没赶上堤坝所有出水口齐齐放水形成巨大水帘的壮观场面,但今天我所看到的水城,真是那么形象!第一次遇到一个地名,可以用听觉、视觉直接双重体会的。你看得到水花溅起,旁边金色大字“水城”配着蓝天、灰墙格外醒目;你听得到水声哗哗不绝于耳。

沿着大坝旁的石板路一直往堤坝上走,你会真的很感激大自然的造化。

好像精心调配的颜料盘,米白泛黄的白茅草一簇簇出现在棕黄的草坝子上,配上一塘子酷似湿地沼泽的深水、小亭,真是绝美!白茅草在阳光照耀下泛着银光,我的天,太美了……

这里的人流出奇少,堤坝上安安静静,水面平稳,阳光和煦,村落安静,只有水声……你见不到一块类似景区的那种介绍牌,只能通过度娘寥寥几字介绍想象当年这个堤坝是如何拾级建造出来的。

看着欧式的路灯和用小石块拼出的傈僳族文字的路面,突然觉得这个500多年的遗迹竟有了一丝浪漫的意味。我和妈妈顺着堤岸,进了村落。

水城村是一个没有围墙,用竹篱笆围起来的村落。村头有个大水车,一条溪流叮咚沿村边流淌。在这里,你还能走上一段阔别已久的泥巴路,冬天的滇滩没有雨水,地面干燥,脚步经过腾起细细的土灰。

这个村子的建筑将freestyle体现得淋漓,却奇迹般富有艺术感。

这家院子里堆着柴垛,那家院子的树上挂满柿子,这家房前有个不知名的红果果树掉的满地小红果子。

标语简单大方,一点也不违和……

村落里最爱串门的要数“散步”的黑猪,完全不怕人,各种压马路。

虽然有点杀马特,但一脸萌啊,听说这种猪肉口感极佳。主人也不怕家禽走丢,民风淳朴啊~

傈僳阿姨在商店前裁剪衣服,妈妈还用傈僳语和她聊了会儿天。

水城文化活动室的围墙被当成了特色宣传栏,不知道哪里来的民间高手把严肃的宣传内容用汉字和傈僳文结合漫画编排得那么恰到好处。

一进村,不论你身在什么位置,就会发现每家每户的房前都高高插着一面鲜艳的国旗,这些国旗在山风中飘扬,令人莫名感动。

从村子里绕出来在村口,有一个大广场,正中竖着高高的彩旗杆,地面绘着傈僳图腾,可以想象每逢节日这里的热闹场面。

水城之行是一趟难以界定意义的旅行,这里不是风景区,但却收获了风景区难有的自在寂静的水城村不会因为旅游者的到来而特别迁就,它依旧只是那个傈僳族世代生活的静美家园。、

小贴士:

距镇政府所在地(滇滩集镇)1.5公里,也是最靠近缅甸克钦邦板瓦经济特区的一个自然村(距板瓦9公里),距离县城57公里,没有车辆直达,但可在市区乘坐农村客运到达滇滩然后包车前往,开车大约一个半小时,路上大货车较多,注意行驶安全。村民淳朴,但进入村落请勿大声喧闹,保持尊重和礼貌。

(图文:@野生羚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