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讲好山东故事”散文 | 于时光中静静流淌的小城

过去的时光是个感叹号,感叹岁月的流逝;新的一年是个问号,勾画着美好的明天。小城在时光的流淌中静静绽放,一代一代的小城人在岁月长河的波涛中踏浪前行。

by:王广卿

“望月楼一览,翠屏山下好风光,千年的大运河,京杭美名扬......”离家又已月余,今天偶然听到这首熟悉的歌曲,不免心生了对家的想念。

土耳其诗人纳乔姆·希格梅说:“人的一生中有两样东西是永远不能忘却的,这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貌。”我的故乡就是那所因一场战役而被大家所熟知的小城——台儿庄。它背倚京杭大运河,坐落在鲁南一隅,是名副其实的“江北水乡”。历史上的台儿庄,曾是一座商贾云集、建筑风格独特、文化底蕴深厚的秀美古城。据县志记载“台儿庄跨漕渠,当南北孔道,商旅所萃,居民饶给,村镇之大,甲于一邑,号称‘天下第一庄’”。而今再回首一瞧,那座城,就在岁月的流淌中,悄然改变。

我是土生土长的台儿庄人,忆儿时,它还不是如今这繁华的模样,是真真正正一座小城。我家就在运河边一条深巷的最里端,白日里也是安静的紧,不过当各家的小伙伴三五吆喝的出来时,整条巷子便也总不得安宁。叽叽喳喳的跑出巷子,即可见那绕城而过的大运河,在夕阳下泛着粼粼的水光,母亲般的守护着这座城,守护着如我般一代代的人。

出了巷口直往右走,街角便有一家糕点房,那是我最爱的地方。每逢母亲下班,我总要撒泼耍赖的闹上一阵,直到最后手里拎上两盒糕点,才心满意足的破涕为笑。街角的另一侧,就是一条繁华的小街,当时称之为“台湾街”。在那里我买过人生第一双旱冰鞋,吃过一种长得很像蜗牛、需要用牙签把肉挑出来吃的小吃,得到过一盏花灯,打过标枪,扎过气球,涂过水彩画,捏过小面人······总之,一切有意思的事情,都来源于那里,简直就是欢乐的天堂!

而今许多年过去了,我在慢慢长大,小城也在慢慢改变,传统与现代,在这里得以完美融合。

在硝烟战火远去的今日,依托着“存古、复古、创古”的理念,古城慢慢成型。远远的靠近它,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厚厚的城墙,高高的城楼,青砖灰瓦,古朴而又庄严。城门上方只简单镶嵌着“台儿庄”三个白色大字,然而这简单的三个字,却历经寒暑春秋,战火硝烟,默默注视着一切,又默默发展着自身。见证着一个民族的奋斗与崛起,又书写着旧时古运河畔悠久的记忆。

一踏入古城,便错乱了时空。一派古色古香的建筑映入眼帘,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翘起的琉璃瓦屋檐,凌空高耸的朱红色殿柱,炫丽巨大的匾额楹联,无不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渐渐深入,踩着脚下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听着周围小贩们吆喝的叫卖声,内心逐渐进入一种极度安宁的状态,忘记了现代快节奏的生活,在慢下来的时空里,少了几分焦躁,多了几分轻松。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