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吃蛇的讲究

如果没有亲身的经历,这种“通三焦”、“除湿祛毒”之类的理论,老徐估计也不会相信。

本报的专栏作者周松芳先生,前几日在《广州文艺》上发表了一篇趣文——《食蛇记》,老徐读后才恍然大悟,粤人冬至后讲究吃蛇羹——且是三蛇同煲——的习俗,还是很有些历史传承的。

老徐知道粤人吃蛇有讲究,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当年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广东朋友,一次饭后闲聊,扯到了广东人爱吃蛇,此老兄娓娓道出吃蛇的好处和讲究。

据他说,广东人都知道,喝蛇汤、吃蛇肉,最祛湿寒、邪毒,所以每年冬至一到,正宗的广东人是一定要弄“一副”蛇煲汤的。“一副”蛇,其实是三条蛇,一条是眼镜王蛇之类的剧毒蛇,一条是一般的毒蛇,比如眼镜蛇之类的,一条是普通的草蛇;三条蛇凑在一起,合称“一副”,煲在一个锅里,才最有功效。尤其是女孩子,一到冬天,很容易手脚冰凉,只要冬至喝了这“一副”蛇汤,保管病除,整个冬天手脚都热乎乎。

至于为什么必须要三条蛇一起炖才有功效,此兄当时倒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读了周松芳先生的《食蛇记》,老徐才恍然大悟——讲究原来在这里:三种蛇分别入人体的上、中、下三焦。大约三焦通了,则湿寒邪毒就难存,通则不痛,人的身体也就舒坦了,精神当然也就愉悦万分,哪里还能得什么病?

当年没论此理,不知道是那位老兄只擅长“实务”、未通于理论的原因,还是粤人都知道的事情实在懒得说,所以老徐当年听了就难免将信将疑。好在适值初冬,此老兄就跟大家约好,冬至之时请大家喝“三蛇汤”。

印象中好像从来没那样盼望过冬至的到来。终于,冬至那天,这群孤陋寡闻的北方佬,终于平生第一次喝到了地道粤人煲出的地道的“三蛇汤”。确实美味!而且“三蛇汤”的神奇功效,居然也在不久之后得到了验证:几个土生土长的北方女士,原来每到冬天就手脚冰凉的毛病,还真就好了。

实践和理论一结合,威力就特别大。有了当年的经验,现在又学到周松芳先生发掘出的理论,老徐就对粤人的食文化格外佩服:什么时候吃什么,什么人吃什么,得了什么病吃什么,好像都有一套一套的讲究,绝不能随便乱来。“不能随便乱来”,无疑就是一种节制、一种在节制基础上的追求,再美味好吃的东西,也不能没完没了地吃,否则就要出问题。

至于这样的理论和文化有没有所谓的“科学”依据,老徐还真说不好。

其实,如果没有亲身的经历,这种“通三焦”、“除湿祛毒”之类的理论,老徐估计也不会相信;不但不会相信,没准儿还会生出粤人为贪吃而矫饰的印象来。这样的印象一生,对那些嗜吃者,在情感上恐怕就难免有所排斥了。而排斥心一生,一般情况下,对方再说什么、做什么,都很难落了好儿。

有了亲身的经历,再听到别人讲出来的一番道理,别管是否听得懂、是否心悦诚服,起码不会一开始就抱定了否定的态度。而有了这样的态度,眼中的世界就会可爱得多,即使一时半会儿搞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一般也会就此生出探究之心,而此心一起,往往就意味着一个新世界的开始孕育。

明白了这个道理,看待身外之物的时候,心情就会平和许多,对许多没有亲身经历的事情,大约也不会一棒子就打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