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音乐会赠票说起

将一般观众引向公益场次,把专业演出留给专业观众,两下里各不耽误,何乐而不为!

钢琴是一门高雅艺术,这种说法想必没有人会表示反对。随着钢琴渐入寻常百姓家,随着郎朗、李云迪等这些钢琴少年、钢琴青年的明星化,钢琴艺术在城市家庭得到进一步普及。

前不久,我得到朋友赠票,先后前往深圳大剧院和保利剧院,欣赏了两场世界级钢琴音乐大师的演奏。第一场在大剧院,我的座位位于剧场中间,属于较好的黄金位置。扩音器提示不能拍照、录像。然而如你我所料,手机屏幕还是总会亮起。高雅音乐会,不能录影拍照的传统规矩,理想的状态,自然是应该尽全力去遵守的,但是能不能也做一点点“改良”?比如,在演出前或演出后,提示大家,在剧场内,留出五到十分钟,给观众专门用于拍照呢?

第二场钢琴音乐会,也许座位相对靠后的原因吧,作为赠票观众的我,不再像上回那般幸运。我的后排来了几位大叔大婶,他们的衣着,看上去已经尽可能地隆重了。随着她们落座,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已经到了正式演出的点儿,观众还在稀稀落落入场。演出为此至少延迟了十五分钟。这期间,只听得后排大妈开始掏塑料袋。先掏出一个大的,从中又掏出一个小的,再从小袋子里掏出蜜饯果干一类的零食,逐个分发传递,中间夹杂着互相推让的客气声。保利剧院华丽变身为野餐郊游场所。开演时,前排又挤进一对母子。坐下来没多久,孩子就开始哭闹。目测孩子不到两岁,或许因为困了。那母亲略哄一哄,孩子倒也安静入睡。当妈的没了哄孩子的任务,便将一颗心全放在手机上。她操着我听不懂的方言,用微信聊着天,气氛相当热烈,剧场又变成了菜场。

帕格尼尼小提琴协奏曲被滴答滴答的微信提示音强行加了拍子。台上的外国小提琴家演奏得酣畅淋漓,后排的大妈却坐不住了,开始交流她姑三姨二妹夫的年终奖……演出过半,后排大妈和前排带孩子的女人,提前离开了。

怀着被高雅艺术堪破囧境的心情,我提心吊胆地听完了整场演奏。回想起在剧场门口等候期间,我看到的观众们,一个个文艺范儿十足,穿礼服款的女人不在少数。衣香鬓影,花团锦簇,风范直逼欧洲上流社会。进场前,三五成群的黄牛在我旁边逡巡,试图将票卖给我。黄牛说今天的票得烂在手上了。

深圳钢琴音乐节,迄今已经举办五届。这一届,用于公益赠票的比例大概占票数的10%,去掉邀请和定向赠送,观众真金白银掏钱购买的比例,大约占总票数五成左右。这五成观众,应该比我们更专业,更懂得欣赏,或许也会更遵守观看礼仪。朋友身在主办方,我亲眼看见,他被领赠票的人们团团围住的情形。其实除了在专业剧场举行的大师级别演奏会,主办方还安排了近五十场纯公益性质的演出,分别进入大中小学、街道社区以及知名企业。

整个音乐会,大大小小七十余场演出,不管是演出的阵容和场地,还是愿意掏钱的观众比例,无论怎么看,都算得上一场钢琴艺术的盛宴。怎么一进了场,观众们还是“露馅”了呢?反观这次的观赏体验,再联想到所有高雅艺术的普及,可以说,钢琴演奏会注定不会像美国大片一样老少咸宜、男女通杀。适当提高音乐会的入场门槛,对一般观众进行筛选,也是对目标观众的培养。毕竟,剧场内的座位是有限的,演出的场次也是有限的。观众的质量和演出的质量,将直接影响音乐会的定位和气质。将一般观众引向公益场次,把专业演出留给专业观众,两下里各不耽误,何乐而不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