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金城兰州的深秋记忆

草根影响力新视野图/文:韩悦

金城兰州的深秋,值得珍藏。

在白塔山公园的后山看秋,看得到纯朴,看得到色彩的静谧。天空尚蓝,蓝得高远。云如薄的棉絮,轻轻淡淡。这边,还在感叹一棵树遮不住裸露的黄土,那边,层林尽染之间,已不见土的模样。

太阳光柔柔地穿透密林,藤蔓植物闪烁著粉嫩的笑脸,红叶作花,悄悄地藏在那里,等待过路的你去发现。

红的红,黄的黄。山上少有的几棵银杏树,在诸多景致中脱颖而出,鲜亮地摆著冲天的姿态,它们的绚烂一时让身后的四季长青树看起来很是逊色。

这是一座登一千遍也登不够、写一万遍也写不够的山。我常常调侃说,隔一条黄河,对岸是尘世,高楼总在反复运算而起,而这边的山崖边上,是遁世者的安心之地。

黄河还是那样地流淌著,柳叶披上了金黄,它们向水、向光,一点也不憔悴。不平整的河岸边,蒹葭苍苍,随著微冷的风摇曳著,依水而生,低吟浅唱。旁边的观景步道还未竣工,不管怎样修,希望这些植物永在,它们是诗情的载体,已穿越千年。

浅滩处,早来的一批野鸭出现在视野里,这个季节,大部队还在路上吧。冬季里,它们会占领整个河心洲。麻褐色的小动物们,一会儿,像船一样徐徐地划行;一会儿,将头伸进水里,寻找属于它们的细微的食物;还有扑腾著翅膀的,是想抢镜吗?

细看,不只有野鸭,还有鸳鸯,“鸳鸯逐野鸭,恐畏不成双”,正应了这两句古诗的意思。

河北岸公园里的藤蔓们,可不是密林中那般娇羞和粉嫩了,大片地铺展著,形成一堵叶墙,后方,就是喧嚣的公路。

河南岸的公园里,柳树叶黄得慢些,仅一河之隔,居然有这么明显的差异。水车无声地转动著,深秋了,已没什么人戏水玩耍了,不过旁边的步道上,依然是人来人往。

金城的春天,嫩绿中时不时有尘土的颜色,是位懵懂的女孩;金城的夏天,热闹、有趣,是个火辣辣的姑娘;而金城的深秋,多彩养眼、含蓄内敛,像一位美丽素净,又饱读诗书的女子。过了秋,进入干冷的冬季后,姑娘的日子真的就不好过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