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四川的吃货们,这辈子一定要去次扬州吃吃吃

身为四川人,这辈子一定要去次扬州!

为啥?

因为早在《资治通鉴》中司马光就给成都定了排名:扬一益二!

成都的都江堰造福了成都平原,从此有了天府之国。不好意思,春秋时期中国有史记载的第一条人工河:邗沟就是在扬州开挖的,在邗沟的基础上隋炀帝开凿了运河,然后才有了京杭大运河,贯通中国南北的经济动脉;

成都双流的华阳镇李冰开凿了第一口盐井,汲卤煎盐。不好意思,康乾盛世扬州盐商年上缴的盐税占全国的60%,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连乾隆爷都可以请到家中做客;

作为一个千年老二,最悲催的是连成都人最最最引以为傲的川菜,在国宴地位上都排在淮扬菜下面。还好今年来了个川普,作为“家乡人”翻牌了宫保鸡丁、水煮鱼和鸡豆花,总算给川菜争了口气。

所以,作为资格吃货,怎么能不到扬州亲自去尝尝地道的扬州菜呢!

首先当然要来一份带地名的标志性美食:扬州炒饭!曾经我以为扬州炒饭就是蛋炒饭,加上青椒肉丝就是青椒肉丝炒饭,加上虾仁就是虾仁炒饭,什么都加就是什锦炒饭。从@寒残一叶的博文中才知道,原来正宗的扬州炒饭一定是分别有海参、鸡腿肉、火腿肉、干贝、虾仁、鲜笋丁、青豌豆、鸡蛋、鸡汤、葱花、食用油及虾籽等十多种配料。。。好吧,算是豪华版的蛋炒饭了。据说是隋炀帝带来的美食碎金饭演变而来的。

扬州的很多美食都和帝王有关。又比如说文思豆腐。这个扬州天宁寺文思和尚发明的豆腐羹,因为深受乾隆爷的喜爱而被收入满汉全席的盛宴中。这是最能体会扬州三把刀之首:厨刀的一道菜品。软软嫩嫩的豆腐,切成一根根如发丝一般的细丝。这刀工堪称一绝。不得不服扬州菜的精致细腻。清初的满清皇族,冬至或者新年最隆重的宴席上,佳肴也就是白水炖肉!是不是因为扬州的美食诱惑,所以乾隆这个大吃货才一次又一次的下江南。

一提起中华大宴大家就会说满汉全席,而这个名字第一次记载是在乾隆时代的一本笔记体奇书《扬州画舫录》中。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扬州才是满汉全席的发源地。有兴趣的不妨网上搜来看看,这本书堪称清代扬州的百科全书。记得有人书评“他以文字为松脂,琥珀般保留了整座城池最好的时光”。

从清宫的满汉全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宴,始终都能看到淮扬菜的身影。博采南北之长,清丽雅致的淮扬菜,更能符合大部分人的口味,不像鲁菜那么厚重,川菜那么暴烈,粤菜那么挑剔食材。就算一个简简单单的豆腐,扬州菜都能玩出好多种花样。

扬州人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更为人熟知的自然是《红楼梦》中植根于淮扬菜体系的珍馐。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中所描述的那道茄鲞。

庚辰本做法:凤姐儿笑道,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籖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由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菰、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磁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

听听,像不像五丁包的馅料一般,各种丁。

蒙府本做法:凤姐笑道,这也不难。你把四、五月里的新茄包儿摘下来,把皮和稿子去尽,只要净肉,切成头发细的丝儿,晒干了,拿一只肥母鸡靠出老汤来,把这茄子丝,上蒸笼蒸的鸡汤入了味,再拿来晒干。如此九蒸九晒,必定晒脆了,盛在磁罐子里封严了,要吃时,拿出一碟子来,用炒的鸡瓜子一拌就是了。

“切成头发细的丝儿”。。。不由得想起了文思豆腐

扬州菜使用了大量水产原料,江里的、湖里的、河鲜、海鲜。。。包括在水上游的鸭子、鹅这些食材。除了桂花糖莲藕外,还有种藜蒿的野菜非常特别,不过我们西昌也有。河虾基本是我们每餐必备的小食。而时令的大闸蟹和鲢鱼也是常备的。除了狮子头外,最有趣的是扬州老鹅。鹅头真的是高挺着的。

有人会说肴肉是我们镇江的,双黄咸鸭蛋是我们高邮的。。。其实古时候的扬州的范围几乎包括了所有的江南。四大菜系中,淮扬菜代表的是整个江南,精致细腻,散发着淡淡的文人气息。

记录下这六天五夜疯狂吃过的餐厅吧,所有美食图片来自于7吃8吧、扬州迎宾馆、扬州宴、趣园、宋城山庄、万花园餐饮服务中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