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致空巢青年:拒绝孤独死,从运动开始

孤独死的新闻,再一次上了热搜——日本每年都有超过三万的空巢老人,在自己的居所之中孤独死去,直到腐朽的尸体开始散发出异味,才被人得知;甚或在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完成了白骨化。

孤独死似乎离我们很远?远在日本,远在一个高度老龄化的社会,远在几十年后当我们白发苍苍——然而事实上,孤独死真的离我们很远?

事实恐怕并非如此,当我们在谈及空巢老人的时候,也许不经意间会想起,无人陪伴,孤独生活,这样的状态,未必只有老年人,或许也包括——空巢青年。

什么是空巢青年?远离故乡,远离亲人,独自在陌生的大城市之中打拼;租房居住,聊得来的好友一两个,却远隔网络那头;相爱的人遍寻不到,不愿将就感情,于是保持单身。

狭窄的出租屋囚禁着将死的青春,相比物质上的匮乏,更令人担忧的,是情感上的匮乏。

空巢青年是一个比空巢老人更快壮大的群体,这些逐梦的青年,在梦想被现实杀死之后,不得不屈服于生活。他们有着还算体面的收入,过着还算体面的日子,但在西装革履或OL制服伪装的精英面貌之下,是一个空荡荡的灵魂。

相比孤独死,或许他们面对更现实的死亡方式,是过劳死,是猝死。在当今的中国,每五个心源性猝死的死者之中,有两个是18-28岁之间的年轻人。当我们以为养家糊口已经很辛苦的时候,却并不知道,在错失了社会飞速发展过程中产生的红利的这一代,他们的辛苦,比上一代人,有过之而不及。

但除了猝死,孤独死离空巢青年们同样不远。也许很多独自在外打拼的人,都曾有过这样的遭遇——突然生病,没人陪伴,虚弱到只剩下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求救的力气——不止一个空巢青年曾在自己分享的故事之中提到,有那么一刻,自己差一点就死在了原本微不足道的小病症上——如果,没来得及求救的话。

北上广深市中心林立的高楼之间,穿梭着这些对未来有所期待的青年;而在城市的边缘地带,无数的动迁安置房和老小区之中,以一间房间为单位,每个十几平米的小小空间里面,栖居着他们的肉体。他们可能当了一整年的合租室友,但错开的作息让他们也许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住了一整年,陌生人还是冷漠的陌生人。

忙碌的工作和被极度压缩的生活,让他们不敢去结识一个和工作无关的陌生人,新的朋友需要时间成本去维持,但他们最稀缺的资源,恰恰就是时间。

所以,很多时候,这样的小小的出租屋,就真的成了孤独死的空巢青年,最后的墓穴。

海子说:“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可早上赶着早班地铁从外环之外赶到市中心,晚上再逆着同样的路径归巢的空巢青年们,你们已经有多久没出来,好好看看太阳了?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的,但父母不会说,混得不好就别回来了。

工作不能代表你,银行存款并不能代表你,你开的车也不能代表你,皮夹里的东西不能代表你,衣服也不能代表你,你只是平凡众生中的其中一个。

别把自己当救世主,缺了你地球依然公转自转,缺了你世界依然不会停摆,缺了你,别人的生活照样还要过下去。

是时候从身体那狭窄的居所之中钻出去,去广阔的天地之间,吸一口满是雾霾和PM2.5的空气,告诉自己还活着,不是一部靠汽油柴油就能工作的机器。你需要多运动,别让自己生锈了——报废的机器,怎么能指望得到工厂主的最后一眼怜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