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说说华西证券IPO招股书中的“非典型股权纠纷”

作者张特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公司金融部律师

在证监会官网上,11月7日,华西证券再次预披露了招股说明书,这家国有控股的证券公司上市之路可谓命运多舛,究其原因,主要是股东多,股权关系、债权关系复杂。为了铺平上市之路,经司法拍卖、挂牌转让和无偿划转,华西证券的股权结构已经较为清晰。不过,就在申报之时,仍有至今未了结的股权纠纷,笔者将其称为“四川省新力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力公司),重庆涪陵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涪陵公司)、张良宾”三方非典型股权纠纷案。

招股书披露: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川凉中执他字第38号”《执行裁定书》和“(2014)川凉中执他字第38-1号”《协助执行通知书》,“(2014)川凉中执他字第38-3号”《执行裁定书》”,查实涪陵公司持有的5000万股份牵涉张良宾案(张良宾,“朝华系”创始人,西南地区早年的资本大鳄,有兴趣的读者可网上查询),张良宾侵占了西昌电力股份(600505,SH)部分资金,5000万股的购买资金就是从其侵占的资金而来,法院冻结了该5000万股及收益。大家会疑问,购买华西证券股权的是涪陵公司,并非张良宾,法院凭什么冻结?这主要源于《公司法解释三》第七条,其第二款规定“以贪污、受贿、侵占、挪用等违法犯罪所得的货币出资后取得股权的,对违法犯罪行为予以追究、处罚时,应当采取拍卖或者变卖的方式处置其股权”。

招股书还披露: 2005年4月3日,涪陵公司与新力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上述华西证券5000万股转让给了新力公司,新力公司也一直在主张该部分股权的所有权,并在2013年起诉至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涪陵公司履行《股权转让协议》,将股权过户至自己名下,该案尚未有审理结果。既然是非法所得出资,理应追缴,新力公司凭什么主张权利呢?这同样源于《公司法解散三》第七条,其第一款规定:出资人以不享有处分权的财产出资,当事人之间对于出资行为效力产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予以认定,《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是对动产和不动产的善意取得制度,涪陵公司可能正是据此主张自己善意取得该部分股权。

西昌电力股份要追回自己财产,而新力公司要获得自己购买的股权,针对的都是华西证券5000万股份,如何打破这个僵局,要看最终的司法结果,笔者不便揣测。但笔者办理过的案件中,有的公司就是因为股权纠纷,与上市插肩而过,令人扼腕。笔者借此想说,拟上市公司对公司涉及到的股权纠纷要尤为重视,提前解决为上。最后,个人还是特别希望华西证券此次IPO成功,因为算下来,这家公司已经是第三次冲刺IPO了,虽然其业绩近年有些下滑,但是除了股权方面的原因,盈利方面是早就具备上市条件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