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北京80后美女法医:为亡者安魂 给生者安慰

2017年11月17日,北京。“《白夜追凶》你看了么,你的工作是像剧里的那位美女法医一样么?”刘萌妍愣了一下,“我没看过,好像最近挺火的?现实工作和电视上演的刑侦剧还是有差别的,参与刑事案件的调查取证是个很繁琐的过程,真正到命案现场的感受也和你在电视上看到的也不太一样。”刘萌妍是刑侦队的一名80后法医,从事现场勘查及尸体检验工作已经6年了。(来源媒体:视觉中国)

回想到刚参加工作时的情景,刘萌妍介绍道,最初几次出现场会比较兴奋,而且现场的工作都是许多同事在一起,也不会觉得害怕,工作的时间久了就习惯了,精力主要是集中在工作上,也没有想太多。“但是我们也不是铜墙铁壁,什么感觉也没有,更多时候还是需要克服生理上的问题。”

刘萌妍说,“有的时候会遇到高度腐败尸体,上面还爬着蛆虫,现场弥漫着恶臭让人难以忍受,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景也忍不住吐了。在做尸检时,高腐尸体也更难处理,这个过程也需要有很强的心理和生理承受能力。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在值班时需要随时待命,接到警情就得立刻赶往案发现场,有一次冬夜出警,她在凛凛寒风中站了好几个小时,等待其他组的同事完成工作才进入到室内现场,“真的太困了,但是必须得打起精神,做完现场的勘查然后紧接着赶回去做检验。”刘萌妍说,忙的时候根本不分白天黑夜,只能抽空打个盹,然后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在刑侦工作中,法医的工作也许不是最危险最累的,但一定是最脏、最苦的之一。刘萌妍说,她曾经在堆积如山的垃圾场里和臭气熏天的化粪池里工作过,也曾经有人因为解剖尸体时受伤而险些感染艾滋病。谈到这样的经历,她说“没有刑警不会面临生死抉择的,法医也不例外,我们一位同事当时解剖的一具尸体生前患有艾滋病,虽然立即去做了检查,但半年后才能确认是否被感染。”

虽然有这些特殊经历,但这并不会影响到她对这个职业的热情和坚持,“最开始我觉得当法医多酷呀,能参与到案件侦破,我的父母也很支持我。后来随着工作的积累,我越来越体会到这个工作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法医中心的解剖楼前,矗立着一尊石碑,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字:“魂安”。在这个环境里,这尊石碑让刘萌妍联想到很多,在这6年,她参与了很多起案件的侦破,她也到感受到了这两个字的深意:为亡者安魂,给生者安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