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国企改革棋到中局

“混改之后,我还算是国企员工吗?”在联通工作了十余年的陈锋有点迷惑。陈锋的困惑代表了身处改革漩涡中国企员工的感受。随着国有企业在今年底全面完成公司制改革目标的迫近,国企发展将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

事实上,公司制改革仅仅是这一轮国企改革大棋局中的一个落子,包括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加强国有资产监管防止国资流失等一系列重大改革事项悄然落地,本轮国企改革伴随社会的广泛关注渐渐进入深水区。

然而,作为中国经济领域改革的核心,国企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布局:搭建“四梁八柱”

时间回溯至2013年冬天。

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魅影中,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行,中国企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钢铁、煤炭、水泥等多个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利润减少。

东北老工业基地是新中国工业摇篮,曾为国家工业化作出重大贡献,但因为历史发展时间长、缺乏资本金注入、造血功能弱化等原因,出现负担沉重、负债率过高以及机制不活、面向市场自主经营活力不强等问题。相似的困境也出现在因“老三线建设”辉煌一时的中西部地区。“百里钢城”攀枝花长期饱受“一业独大”的困扰,甚至一度位列全国十大污染城市名单。这个城市的重要经济支柱攀钢集团也陷入经营困境,开始出现连年亏损。

作为国民经济的骨干和中坚,国有企业该如何带领中国经济走出困局?

2013年11月12日,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决定》明确提出“两个毫不动摇”:必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必须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

12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成立。至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短短三年多时间里,中央深改组密集召开了38次会议,利益触及面大的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国有企业公司制改制等一系列重大改革事项悄然落地,许多过去难啃的“硬骨头”终于被啃下。

2014年,关于“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判断,2015年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系列重大理论创新为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恢宏篇章奠定了基调。而深入推进国资国企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

鞍钢集团公司总经理姚林对此深有感触:“应该说供给侧改革是中央对当前经济发展的非常英明的布置,钢铁行业是受益的行业之一。去过剩产能,淘汰地条钢以及一些落后的制法工艺,从环保上总量控制调整各个区域产能,在这些有效实行的措施之下,这两年特别是今年以来钢铁行业形势持续向好,进入健康稳定发展的状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