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女子15年没有穿胸罩,15年后惊呆所有人!

夜色已深,万籁俱寂。

宽大的双人床已经晃动了整整一小时,男人粗沉的低喘,女人婉转的哼吟,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许久,归于平静。

向晚单手撑着下巴,眯着水眸看着江湛,舔了舔微肿的唇,慵懒地问:“湛,你什么时候娶我?”

江湛抚摸她光滑裸背的手一顿,片刻,又恢复了有节奏的动作。

“等我忘了她。”深邃的眸子折射着水晶吊灯的光芒,璀璨得令人移不开眼。

向晚失落地垂下眼帘,条件反射地扯了扯嘴角。

三年来,她问了不下一百遍,可每一次他的答案都是这五个字。

“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低低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歆羡与落寞。

江湛微微眯眸,看着向晚那双令他沉醉的眼睛。

那个人,也有这样一双清亮通透的眼睛,仿佛高山泉水,一尘不染,润到了骨子里。

向晚知道江湛又在想死去的恋人了,他要她,只是因为她长了一双酷似那个女人的眼睛罢了。

活人怎么能取代得了死人呢?

是她太不自量力了。

向晚翻了个身,背靠着江湛,眼泪越过鼻梁,快速洇进枕头里,除了微微的湿润,什么都没留下。

“我怀孕了。”

向晚听见自己的声音打着颤,带着浓重的鼻音,嘶哑难听。

江湛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六周了。”向晚叹口气,抬手覆上小腹,心里漫起铺天盖地的苦涩。

她爱江湛,她想要这个孩子,可她不知道江湛是怎么想的。

江湛起身走到窗边,点了根烟,狠狠地抽了两口,拉开窗户将烟蒂丢下楼,语气沉静:“结婚吧。”

“什么?”向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触电一般转过身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江湛。

江湛走过来抱住她,略带自嘲地勾起唇角:“她去世三年了。”

向晚惊喜地仰起脸,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真的?你真的要娶我?”

江湛重重点头,仿佛下定某种决心:“总不能让咱们的孩子当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吧?”

向晚仿佛听见心里开花的声音,喜极而泣,抱着江湛的腰,脸贴在他胸口,哭哭笑笑:“湛,你真的要娶我,对不对?我不是在做梦吧?你快告诉我,我真的不是在做梦!”

看着惊喜欲狂的向晚,江湛心里蓦地一软。

这个女人是真的很爱他,只是他始终忘不了死去的苏晴。三年来,向晚无怨无悔地跟着他,现在又怀了孕,他是该给她个交代了。

次日,江湛召开记者会,高调宣布要订婚的事情,向晚依偎在他身边,笑靥如花,眉眼间洋溢着即将为人妻、为人母的喜悦。

这一刻,向晚以为,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直到订婚的前一天,江湛接到一个电话。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