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孙国峰:新的货币政策框架正在形成,重点是防范金融风险

导读

“危机之后,货币政策在理论上和实践上有了一些新探索,正在逐渐形成新的货币政策框架。”12月5日,在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年会暨第一财经金融峰会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说。

孙国峰表示,货币政策的新框架重点在于防范金融风险,包含四方面。一是货币政策的目标。他指出,货币政策目标要考虑更广泛的金融周期而不仅仅局限于资产价格。因为资产价格只是一个表象,是金融周期的一个体现。金融周期的背后,是银行的信贷,或者说广义信贷的扩张。资产泡沫的背后是银行的过度借贷,过度借贷往往又是由超低利率引起的。

“从这个角度看,金融周期是经济金融体系内生的,和货币政策有密切的关系,因此货币政策应当考虑金融周期。”孙国峰强调。(想进一步了解“金融周期”的含义请点击:央行报告首提“金融周期”,其意深远)

二是货币政策的工具。孙国峰表示,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货币当局采取很多所谓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主要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最近美联储又开始缩表,不论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还是缩表,其目标不仅仅是为了提供或收回流动性,背后还是为了调控长期利率。

孙国峰表示,过去支持中央银行只调节短期利率的理论基础是利率的期限结构理论,认为长期利率是由多个短期利率所组成,中央银行的短期利率以及短期利率的变化路径可以决定长期利率。但危机以来,大家发现上述理论不能很好解释长期利率的变化。孙国峰认为,长期利率过低是导致金融危机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长期借贷的利率可能对于防范金融周期的风险很重要。在此情形下,中央银行不应当仅仅调控短期利率,也应该调控长期利率。体现的方式可能是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变化,背后是对整个收益率曲线调控。

第三是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危机之后,大家更关心的一个新的传导机制就是风险承担渠道。孙国峰指出,银行背后有政府显性或者隐性的担保,而银行天然具有冒险倾向。如果中央银行长期保持低利率水平,就会鼓励银行的冒险行为,并且可能和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之间形成博弈。也就是说,如果市场预期到中央银行在金融市场受到压力就会降低利率,反而会鼓励一些银行,特别是一些高杠杆的银行过度承担风险,从而导致了风险或者危机发生概率提高。

“从这个意义来说,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应当抑制银行的冒险行为,不能营造实际利率长期处于低位的预期,防止市场通过过度的冒险行为倒逼中央银行继续维持低利率。货币政策应当保持在金融稳定方面的公信力。”孙国峰指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