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梦游“冉”家梁――带您游家乡

秋风入梦,秋草黄,秋水长天,秋梦长!不知不觉已步入人生的秋日,触目惊心的满目“萧瑟”,让人不免有些迷惑不解,夜长梦多?

无论是醒着还是在梦中,总是在家乡的角落里游走。家乡的沟沟梁梁,坑坑洼洼总让人记忆犹新。什么生地梁,什么芦草沟,都可顾名思义,生地,即掀开草皮等植被开垦翻出的黝黑黝黑的新地,芦草沟,一沟芦苇,还有打捶坑子,有意思极了,打捶即打架之意,是原来各生产队的人们一伙一伙经打斗霸占耕地,格斗之地。以前,英格堡被大家称为一大队,菜籽沟被称为二大队,水磨沟被称为三大队,西吉尔被称为四大队,还有五大队即南沟。这就是木垒原红旗公社的五个大队,公社所在地在西吉尔。那时流传这样的说法:一大队的石灰墙,二大队的广积粮,三大队的拔廊房,四大队花姑娘(意思是人穿的漂亮),五大队的手抓羊。靠山吃山,伐木建房,山里的人二牛抬杠耕田犁地,为日后生活更幸福,大姑娘开始往川里跑。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大铁牛链轨向戈壁上进军,生产劳动逐年有机械化取代,能想象出人民公社,生产队的劳动与生活的热闹景象。

家乡的每个角落里都有无数个故事,在风中飘荡,和着泥土裹着烟火与太阳曝晒的味道。想不明白,唯独这冉家梁,不知父辈们在取名时有什么故事和用意,自小就听大人们这么叫,可那里我并没有见过一户姓冉的人家,据说是搬走了,又说是仅一位老者孤独终老了。

儿时觉得登上冉家梁,伸手就可触到天,那里是梦幻的天堂。春天冰消雪融,山花烂漫;夏天水草丰茂,碧树浓荫;秋天庄稼喜人,高山上的米粮仓;冬天银装素裹,茫茫苍苍,静美如画。冉家梁肥田沃野,登高望远,东边是水磨沟,西边是英格堡菜籽沟的大坂沟,冉家梁在魏家沟的山顶,往南登上峰顶即可翻越前山到后山,天山一脉横亘绵延。东南西北,九沟十八坡,沟沟梁梁。自我记事起,听说姓魏的人家就搬到了水磨沟二队庙台子对面的水磨沟小学的西面。从魏家沟河滩上大大小小的坟墓可以看出魏家是个家大业大的户儿家。听二姐说魏家沟自魏家走后又住着一户叫杨二的人家。我记得最清的是魏家沟后来一直就住着一户姓石的人家,山谷空旷,种田放牧,晨钟暮鼓,鸡鸣狗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俨然身处世外桃源。

魏家沟的山顶上是冉家梁,山梁的西边的低洼处,是一个大洼地,即称之谓打捶坑子的地方。魏家沟,大坂沟,每个山沟都流淌着一股清泉,有山有水有人家,我仿佛看到炊烟袅袅,人丁兴旺的冉姓人家。冉家梁是不是格斗的胜地?老辈人的故事一定很多。但那是冉冉升起希望的地方,所以在我的心灵深处必然给这山梁冠以“冉”字这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