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邻居家变成了建筑工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有一天起床发现邻居家开始动工了,

发掘机开到现场,隆隆地挖起来,

这时你意识到,安静隐私的生活要被打扰了,短则几个月,长甚至数年,你并不知道……

这就是奥克兰北岸居民Lucy Walker遇到的事情。

而最让她全家感到不安宁的是:她遇到了左邻右舍都在动工的情况,他们家夹在中间,四年没有安宁。

这个家庭住在北岸Mairangi Bay,一个很受追捧的住宅区,也是过去三年在北岸地区涨幅最快的区,幅度是52%。

工地开工之后,不但嘈杂而且遇到了其他问题。

大型机械进出车道,还有挖掘机作业,很快,自己家的车道了被弄裂了。

再后来,开发商把污水管挖坏了,用糊水泥的方法去修,“结果邻居家的污水都流到我这里了。”

而挖掘机来现场的时候,根本没有和邻居打招呼,直接上来就干。

这一切都让Lucy Walker感到:现在对开发工地附近邻居的保护措施,实在太不足了!

而且关键是,她遇到的这两个工程加起来时间特别长,前后有四年。

从窗口望出去,就是工地:

“我都有打电话给council和WorkSafe,因为有一次一堵墙也倒在我家范围里,碎玻璃到处都是,来拆房的人根本不是先把玻璃窗拆下来的。

“Council说会派人来,但是直到拆完也没见到。两个星期以后,我看到穿‘太空服’的人在工地上,

女主人说的“太空服”其实是这个

“我问他们是来干嘛的,他们说是来处理石棉污染的……”

夏天,遇上了石棉污染不敢出门,冬天,泥浆水又随着雨水流了下来,泥浆水还流到了下面一户人家的游泳池里,把游泳池的水也变成了泥浆色,直到夏天之前才清理完。

现在,奥克兰正处在建筑业大发展的时期,建筑许可发放处在2004年以来最高位置,到处都在造房子。

看起来这样的事情今后还会有不少。但正如Walker一家一样,他们觉得自己是被遗忘的一群,自己的安宁谁来保证呢?

据坊间传说,有的开发商被迫给这些邻居几千元的“封口费”,只要他们不抱怨噪声、车道损坏和其他的操作问题。

而如果这些不合理,问题是,谁又能有那么多资源来管好这一切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