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书店,你首先是家店

摘要

前几年,当实体书店遭遇“寒冬”,许多书店纷纷关张时,行业内的人讨论的是国民阅读率的下降、书店运营成本的高昂以及网络书店的冲击。近年来,国家加大力度推动全民阅读,政策环境改善,新形态的书店纷纷出现,书店又重新成为关注点,这时大家谈论的是文化阅读空间、打造平台、多元业态融合、营销活动创新、体验感、新零售入口等,仿佛“寒冬”早已过去,春天已经来临。我注意到,行业内讨论的大多还是和书店的文化属性及外在表现相关的,部分谈论书店商业模式创新的观点仍然停留在市场营销或简单业态设计及组合方面。似乎很久没有人谈起,书店应是归属商业零售行业的。我们过于强调了书店的文化属性,而有点淡忘了其商业属性。

作者曾锋凤凰传媒苏州凤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我是一个70后,曾经生活学习在海安——江苏苏中的一个小县城。“打酱油”这样的网络流行语是70后几乎都有过的生活体验,因为酱油的确是要拿着瓶子到老街上的店里去打的。那时,县城的商业布局基本是百货公司、日杂商店、粮店、新华书店、邮局、人民银行网点、电影院、文化馆靠在一起的,这是我们这代人最早建立起来的零售商业概念。

如同纪录片《新华书店》里说:每解放一座城市,开办银行,稳定金融;开办邮局,保证解放区和国统区、前方和后方的邮路畅通;开办供销社,保证群众生活稳定;开办新华书店,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这四类战略实体一般都扎堆在一个城市中最繁华、最显赫的金角银边地段,呈现出“一街四景”的格局。很明显,新华书店在所有城市都曾占据最好的商业位置,这在很多年里一直为我们所津津乐道,也是民营书店曾经最艳羡的事情,因为好的商业位置暗示着好的人流量,也就意味着好的营业额,最起码曾经这个朴素的零售商业理论是绝对成立的。

1995年,我在海安新华书店实习,海安新华书店有两个门店,一家是位于人民中路上的中心门店(在电影院和文化馆的中间),另一家是在当时汽车站对面图书发行大楼的一楼。这样的配置,在当时的县级新华书店中堪称豪华。不过最新的情况是,这两处物业都已经全部对外出租,海安新华书店的中心门店搬迁到了一处更大更好的物业中去。这其实就是城市零售商业变迁的一个典型缩影,因为城市在发展、商圈在变化,书店也因此要随之进行调整。曾经,毛主席题写过招牌的包括人民邮电、人民交通,这些招牌在后来很快就失去踪影了,只剩下新华书店一直扛着领袖题词的金字招牌。我在南京上中专的时候,最喜欢去新街口新华书店,这座13层高的大楼于1983年建成,当时在南京新街口商圈堪称地标,被亲切地称为“三店一场”(金陵饭店、新街口百货商店、新华书店、人民商场)。新街口新华书店当时在全国图书发行行业堪称翘楚,是全国新华书店的第一栋高楼。在20世纪90年代的大城市中,商业格局基本由百货公司、街边小商店、品牌店(70后所熟悉的如真维斯、堡狮龙、佐丹奴、班尼路等品牌)、各种营业性质的机构网点所构成的,新华书店在当时除了中心门店,在城市副商业中心还有相应的区域门市,绝大多数在那时还是开着。新华书店曾经的网点布局是完全符合商业规律的,但是后来零售商业在变化和发展,我们首先反应慢、进而不适应也就逐渐体现出来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