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天闻说 | 从两起案件看商品通用名称的司法判定

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注科技领域创新及相关知识产权问题,请订阅本微信公众号(zhichanli)、官方微博:知产力,亦可登录www.zhichanli.com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 | 李淑娟 马云涛 上海天闻世代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7406字,阅读约需15分钟)

一、案件简介

(一)“黑牛奶案”[1]

该案原告黑牛公司持有八件“黑牛”商标,分别注册在第29类牛奶、牛奶制品,第30类咖啡、麦乳精、豆粉、豆浆精、豆奶粉,第32类啤酒、豆奶等商品上,上述8个商标目前均在有效期间。该案被告菊乐公司于2007年1月开始生产黑牛奶产品,该产品独立小包装正面为白底,左上角有红底白字“菊乐”商标;上半部分中央为竖列“黑.牛奶”字样,两边由两条麦穗图案环绕成圆形,两条麦穗图案于“黑·牛奶”字样底部交叉,交叉处有“JuleHeiNiuNai”字样,在两条麦穗中间各有“菊”、“乐”字样;包装正面中间部分标有“黑米黑豆黑芝麻”等字样;下半部分为一圆形图案,在该圆形图案上有扁长方框,方框中标有“纯牛奶+黑色谷物、豆类”字样。同时,被告产品的大包装箱除在侧面印有上述竖列“黑·牛奶”字样外,在上面、正面均印有横向排列的“黑·牛奶”字样。

该案中,被告菊乐公司主张“黑牛奶”名称已经成为一种新产品的习惯称谓和通用名称,黑牛公司无权阻止国内乳制品企业使用。

一审法院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自“黑牛”商标核准注册至今,我国任何法律文件以及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中均未出现“黑牛奶”为商品通用名称的表述,被告也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国内相关公众已经普遍认可“黑牛奶”成为一种商品的通用名称。虽然被告提供了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的一份证明。该份证据本身存在自相矛盾之处,故对该证据法院难以采信。况且即使采信该证据,也仅能认定在特定范围内有部分企业使用“黑牛奶”名称,被告提供了五家企业生产“黑牛奶”产品的小包装盒,但均没有提供这些企业生产销售的有关情况,无法认定“黑牛奶”已经被相关公众接受为商品通用名称。

二审法院观点:

从被告提供的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出具的一份证明,不能等同于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仅可作为该案证据参考使用,不能作为认定“黑牛奶”是否为某类商品通用名称的唯一证据。同样,被告所提供的国内其他企业使用黑牛奶的证据也只能作为该案证据参考使用。综合该案证据情况看,目前并没有法律规定或者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将“黑牛奶”规定或者认定为某类商品通用名称,也没有被专业工具书或者辞典将“黑牛奶”列为某类商品的名称,市场上的商品分类中也没有“黑牛奶”一类,更为重要的是,在牛奶或者牛奶饮料的相关消费群体中,尽管有企业将“黑牛奶”作为产品名称使用,但并没有达到相关公众普遍认为“黑牛奶”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一类商品的通用名称的程度,故不能以市场上有部分企业将“黑牛奶”作为产品名称使用为据,就认定相关公众已经普遍认为“黑牛奶”是某一类产品的通用名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