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内幕交易认定处罚的若干问题

近年来,面对发展迅速、虚拟复杂且公众直接参与度极高的我国证券市场,种类繁多且手段不断翻新的违法行为,高智商且面临巨大利益诱惑的违法主体,证券监管与司法机关加大调查处罚力度,取得了丰硕成果,同时也遇到了不少疑难问题和新的挑战。

私募君今日选取的是法制日报刊载的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商法研究所教授张子学就“ 内幕交易认定处罚”的解读,供各位参考。

来源 | 法制日报法学前沿( 2017-10-18 )

近年来,内幕交易执法一直是我国证券执法的重点,查处数量占据了行政与刑事案件的较大比例。国际比较观察,我国查处内幕交易案件的年度数量与严厉程度,已经比肩甚至超过了美国,在世界范围内遥遥领先。

查处内幕交易的执法依据,主要是

《证券法》第202条、

《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73条、

《刑法》第180条,

还有两个重要的司法文件《关于审理证券行政处罚案件证据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最高人民法院,2011年7月发布)、

《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12年3月发布)。

内幕交易主体

1

“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 与 “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

我国《证券法》第73条把知悉内幕信息的人分为两类,“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与“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第74条对前者的范围作了列举加兜底式规定,基本上是公司内外部具有特定身份的人,实践中称为“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不过未规定后者。

笔者认为“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应包括两类:

(1)以盗窃、恐吓、黑客、贿赂等非法手段获取内幕信息的人;

(2)虽未使用上述非法手段,但是不具有获知内幕信息的合法身份或者合法理由,得知内幕信息后实施买卖、泄露或者建议他人买卖行为的人。

实践中争议最大的,是观念与操作上对“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的“推定”问题

有人依据相关司法文件认为,如果具有某种“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身份,在公司存在内幕信息的情况下交易了股票,则“推定”构成内幕交易,除非自己能够自证清白。这种被称为“举证责任倒置”、“辩方举证”的观点,并未得到有权机关的公开确认。容易被接受也比较符合实际的解释是,可以根据证券案件的特殊情况,在特定事实的证明上采取一定程度的“举证责任转换”。其他法域均是要求“实际知悉”内幕信息,身份只是用以证明知悉的一种重要的证据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不搞身份推定。新加坡曾有过类似于我国“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的立法规定,后来被取消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