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抄袭成风 艺术维权有多难

随着艺术品市场水涨船高,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和资本开始涌入,但其中不乏别有用心者,仿品泛滥已经成为艺术市场的一大毒瘤,比如张大千、齐白石等名家作品的仿制甚至已经形成产业链,这种趋势已经蔓延到当代艺术名家,甚至是畅销的“青年艺术家”,那么,对于这种现象,艺术家该如何维权呢?

近期遭遇这种苦恼的就有自由艺术家贾宽。恰逢新水墨市场的热潮,尤其在得到李津的认可和指点之后,凭借着独有的图示和绘画语言,已过不惑之年的贾宽很快成为市场中备受关注的“青年艺术家”。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市场的逐步走高,令贾宽头疼的事情出现了。不少人仿制贾宽的作品风格,甚至公然做起了个展,在一些电商平台上售卖,这一情形让贾宽有些猝不及防。

对于市场的热捧,贾宽表示并没有想到会这样,只是觉得比起做古董生意,画画这件事更符合自己的性格。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刚出道四年多乡音依旧,就已经出现了一批仿制者。

从客观角度来说,走法律途径是很有效的解决途径。为了开发衍生品,贾宽2014年注册了品牌商标,不少作品也都已经做了鉴定备案,能够提供版权等相关证明。然而,维权这件事做起来并不简单,繁琐的证据收集以及法律流程,往往让忙于创作的艺术家难以分身。

贾宽表示,在他发布声明之后,这家电商平台很快联系到了他,承诺不再拍卖模仿贾宽风格的类似作品。电商平台也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他们只是搭建一个交易平台,不参与具体的经营,平台也没有足够的人手、精力为海量的拍品鉴定真伪问题。

客观而言,这是不少电商平台的弊病,平台搭建起来之后,需要技术的更迭和人工维护,因为这一行业还很难通过自律来完善。一旦出现漏洞,就会被别有用心者钻了空子。

种种因素之下,贾宽有些想要放弃了。“借用可以,但不能照抄吧。不过他们也只是混口饭吃,虽然抄袭了我的作品,但大家总归都是画画的。如果他们停止抄袭,电商平台也不再售卖这些作品,可以不再追究。”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贾宽的生存逻辑。就像他热衷于慈善公益一样,比如艺术权力榜慈善拍卖、嫣然慈善拍卖夜等公益活动都有贾宽捐赠作品的身影。他认为,作为艺术家应该肩负社会责任,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给需要帮助的人们带来欢乐、带来希望。

关于艺术创作的维权取证很繁琐,但对于艺术品制假、售假,还是要勇于说不,要树立原创艺术作品的版权意识。与此同时,电商平台和监管部门应该加强管理力度,明确或简化维权流程,对侵权行为进行有效惩处,才能真正推动艺术品市场健康、有序发展。北京商报记者 徐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