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郭德纲的大银幕票房魔咒

电影《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自12月1日登陆院线以来,上映6天票房报收仅1660万元,与此同时豆瓣评分仅为2.8分。2015年郭德纲首次宣布要将相声作品《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拍摄成电影,并成立了北京也行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也行影视”),尽管筹备近三年时间,但如今这部电影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不尽如人意。已经在相声领域取得诸多成就的郭德纲,近两年在电影市场的布局可谓动作频频,但凭借着资深的影响力,郭德纲能否说好手中这本名为“电影”的剧本仍待检验。

票房失利

作为也行影视成立后的首部电影作品,筹备近三年的《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交出的成绩单却很难说“及格”。猫眼数据显示,影片上映首日票房572万元,而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影片登陆院线6天,票房却仅报收1660万元。影片的排片占地也从上映首日的11.1%降至4.8%。

同样失利的还有影片的口碑,豆瓣评分仅2.8分。“好的笑料,是一定会让人笑中带泪、能引发共鸣的,这部电影却是一部彻彻底底的嘲笑式喜剧,观众也无法对电影中的那些被嘲讽对象产生同情。此外,尽管影片中的笑点设置了不少,但几乎所有的笑点都太老套,失去了给人带来惊喜的可能性。”影迷小冷门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不是德云社首部遭遇票房口碑皆失利的电影。猫眼数据显示,2010年5月上映的《三笑之才子佳人》票房798万元,豆瓣评分3.9分,今年上映的《欢乐喜剧人》尽管有综艺IP保驾,憨豆先生、拳王霍利菲尔德等明星加持,但最终票房却仅6684.7万元,豆瓣评分更是跌至2.5分。

频繁布局

从说相声,到参演电影、担任导演、单独成立影视公司也行影视,郭德纲在电影领域的版图不断扩大。郭德纲也在多次公开采访中表示今年的重点将放在影视剧上,为此还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室。“2017年大概有六七部戏,电影还有网剧。有几部戏投资挺大,在两亿元左右。”

今年5月22日,郭德纲再度合伙孟非、吴秀波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成立澳洲天星电影公司,宣布今后将独立制作发行电影,并涉足中外合拍片工作。据公开资料显示,除了合拍独拍、中澳发行的业务,澳洲天星电影公司的经营范围还涉及剧组对接、艺人经纪、制片统筹等工作。

此外,由郭德纲执导,德云社、北京一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出品的爆笑奇幻喜剧片《祖宗十九代》将于2018年2月16日上映。不同于以往德云社出品的影片中大量起用德云社旗下的相声演员,新片加入了吴京、吴秀波、井柏然等当红影视剧演员。

然而经过了前几部作品在口碑和票房上的失利,这部新作想在竞争激烈的春节档中突围并不容易。“尤其随着国内电影观众趋于理性,对电影的内容要求逐渐提高,如果缺乏高品质的内容,观众很难会买账。”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陈立强表示。

内容为王

开心麻花出品的《夏洛特烦恼》等影片的大获成功,让线下剧场演出向影视的跨界充满了可能性。时至今日,除郭德纲及旗下的德云社外,高晓攀旗下的嘻哈包袱铺也试图在影视行业有所斩获,早在2015年获得宋城演艺千万元级别的投资后,嘻哈包袱铺方面就表示会将公司业务拓展到电影、综艺节目等领域。

嘻哈包袱铺也多次将相声IP进行影视剧开发,影片《兄弟,别闹!》也在上月正式上映。 具体到票房,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猫眼数据显示,《兄弟,别闹!》上映首日综合票房仅为411.2万元,排片占比则为5.7%,最终票房仅1207.8万元,豆瓣评分则为3.7分。

在从业者看来,每个行业都有自身的行业规则及流程,尤其是电影行业,涉及的层面较多,其中包括好的编剧、剧本、演员、导演以及摄影师等幕后团队,一家电影公司的运营也需要拥有优质的内容以及具有电影项目实际操作经验的人才梯队,但就目前来看,无论是德云社还是嘻哈包袱铺,都缺乏对电影产业结构、运作方式等方面的深入认知以及对电影人才上的培养。

目前,基于郭德纲以及德云社的影响力,德云社旗下影片仍然会吸引到部分观众的关注,而《祖宗十九代》等影片也不乏华策等资本的青睐。“作为一种文化创意产业,电影最核心的元素无疑是内容生产及其内容生产能力。”陈立强对此强调道。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邓杏子/文 代小杰/制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