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旅游:秦岭抱龙峪的一家民宿,适合想“藏起来”的人

之前经常听人说台湾的民宿做得好,是因为有“主人的文化”在其中,也就是有“人味”。但我也没去过台湾,更没见过,不知到底如何。陕西这些年也做了多“民宿”,但大部分都不是市场自发形成,虽然有民宿的外形,却没有民宿的“精神”。

我这次要介绍的民宿叫“终南明舍”,是西安地地道道一家小有味道的民宿,它藏在陕西西安长安区秦岭山脚下一个叫抱石村的村子里,只接待想“藏起来”的人。

终南明舍,长安区终南山脚下的一家民宿。

原以为它会远避人烟,藏身在抱龙峪的某个山谷里。却不料,它就跻身在人间烟火里,与子午街道抱石村挤挤挨挨的村舍为邻。

顺子午大道自驾车去的,

回来的时候拍的图片。

由于明舍过于低调,就连村中人也不大知道它在哪个方位,以至于我们竟绕行了一些路程,才最终找到它。

它没有停车场,

门口就是土路,

对着一片疯长的野花。

前面是终南山,也即秦岭。

自然,明舍如今的主人并非老屋的屋主。正如我们所熟悉的文艺套路:一个喧嚣城市中的人,颇有积蓄,便想起了闲置已久的田园梦,于是四处寻找一个让自己身心舒服的地方……明舍的主人就是这样寻到了这里。

明舍外观,

摘掉那两个灯笼可能感觉好点。

不得不说,他很有眼光,选址极妙。他并没有选择隐居到山里,而就在入山处的村子里寻了一处旧宅院。这个旧宅院离通村主干道不过百来米,但如无人指点,你根本不会想到,那条曲折的岔道,会通向一方隐逸。

这个名牌挺有感觉

这个宅院与整个村子有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虽在村里,通向村宅的前门却落了锁,成了“后门”。而在面向秦岭的一方,砌了一道围墙,开了一扇前门。于是,在它面前,只有终南山。

这其实是门房(右)和偏房(左),

陕西关中地区随处可见这样布局的农家院,

本来是进出的正门,

因为正对着村里,

明舍主人锁起门来,把它变成了后门。

最开始,主人只想自己来静静——很多“无心插柳”的民宿都这样,本是主人倾注感情给自己营造的一个梦境,而梦境太美,便会引来别人造访。一来二去,主人索性敞开院门,欢迎有共鸣的人来同享梦境。

院内

我们去的时候,主人没在,他的管家——一个说话很慢的中年男人迎接了我们,他和他的爱人一起打理这个院子,爱人今天身体不适,今天也没有客人,于是整个宅院就只有他、一只狗、一只睡懒觉的黄猫和一群鸡在看家。

一只慵懒的猫,

藏在门口的竹丛里小睡,

被吵醒之后,

打着哈欠。

明舍的结构其实很简单,就是关中地区随处可见的独栋老院,拥有一排门房,两间偏房和一间主屋。主人没有动房子原来的布局,只是巧妙地倒置了一下。

门房那一间房子改成卧室。这间屋子有些“小心机”——在床头上方的墙上,特意开了一个长方形的口,装上了透明的玻璃,几杆疏竹正在外面风起婆娑,风景借得巧妙。

这是明舍唯一一间卧室,

设施挺现代的。窗外是竹子,

摄影技术不好,没拍出效果来。

主屋被打通,成为了会客室。一个长长的书架将空间分割成两个区域,一边是餐桌,另一边则是围炉茶话的地方。

根据书架上的书,

我敢肯定来光顾明舍的人都是中年成功大叔。

两间偏房很“古典”,延续了关中地区“房子半边盖”的建筑传统,你抬起头,就会看到屋顶其实是一个竹木结构的“斜坡”。这两间房子一为禅房,一为书房。

禅房,喝喝茶也很好。

有些意思的是它的院子,毛茸茸地覆满了绿草,衬着它糊了浅色泥的外墙,极其清新,就像刚从自然中生长出来的一样。客人来了,就踏着草地上的青条石或石磨盘铺成的小径进入房内。

墙上是泥,地上是草

一个没有攻击性的环境

“这里没有人,没有一切市声”,可以“洗涤繁华场中的烦恼”。大多数的中国人,都受古代文人隐逸思想的影响至深,内心深处都在寻找“避世”的地方,终南山脚下的明舍,就是一个“隐居”的地方。

西安市区——雁环路/子午大道(14.3km)——左转进入环山路(1.2km)——右转进入子午北街(490km)——子午南街——在村中一小庙所在的岔路口左转,前行约150米即到

1、明舍不提供电视机、电脑等设备,但有WIFI;

2、你可以自带食材,但由于明舍主人信佛,最好不要带荤腥之物;

3、明舍可提供简餐,如有更多美食需求,抱龙峪周边的农家乐可满足你;

4、明舍不定期举办小范围的文化活动,如作家贾平凹、高建群,中国道家协会会长任法融,撰写《空谷幽兰》的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等都是座上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