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讲好山东故事”散文 | 好一个惟天在上

每当穿梭在首都的高楼大厦间,每当夜深尚未入眠,每当偶尔听到熟悉的乡音,我对故土的怀恋就越深。

by:李楠

盛夏,子夜,无星。

深邃苍穹下的泰山区华灯璀璨,仍未入眠。向北穿过条条喧闹鼎沸的长街,便是泰山。

售票处灯火通明,门庭若市。微冷的夜风中夹糅着南腔北调、高呼低喝;杂陈着各色气味与婴孩此起彼落的啼哭。一时间,夜半的冷意似乎被驱散了大半,在这躁动的氛围中,我也是心潮波荡,期许再盛几分。回头仰望,万仙楼后,茫茫夜色中,仅能窥得那黢黑山体的大致轮廓:那亘古未移的巍巍巨岳如一尊佛,即使尚还隐没在冥冥黑暗中,也是让人不禁油然生畏,肃然起敬。哦!千载悠悠,白云苍狗,终于轮到我登泰山;沿着前人的足迹,一探那造化钟神之秀!

初入泰山,是不觉其磅礴雄伟的。适逢阴云蔽月的夜,只能借助手电筒照亮前行的路。我与几位友人均追随着手电筒照出的雪白的光默默向前。周围混混沌沌的夜色中,是层层叠叠的林海。沿途的老松虬劲如黑铁的躯干枝桠反射出朦胧而清冷的光,如排排列列重甲加身的士兵,冷峻而缄默。习习夜风掠过林间,松针簌簌而落,遥远但清越的泉流声撩拨着我的心弦。

驻足于一块平旷的青石板上,周遭是一圈参天的古树,万籁低语中,我仿佛于恍恍惚惚间听到了一声悠长深沉的呼吸声,难道是泰山有灵,在沉沉酣睡么?闭上双眼,风声、林声、泉声、呼吸声一时大盛,似构成了一场严妙的交响乐,占据了我的全部魂魄。

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稚童,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中,昏昏欲睡中,聆听着母亲的絮絮软语。所有有关泰山魁伟峨然的诗句都在这时变得不真实了,“其为人也,温柔敦厚”,沉醉在泰山黑暗仁厚的怀里,我更愿意认同泰山的母性。

登山的路均由不甚平滑的石砖砌成。由于石砖表面起伏较大,即使在平路上,竟也会有种坎坷崎岖的感觉,也不知为何,其间断断续续的有几段路面是潮湿的,使得石路出奇的滑。我不得不拄紧了登山杖,也无暇再去关心那迷人的万籁交响,只是步步慎之又慎,不敢丝毫大意。在这种出乎意料的高强度攀登过程中,不出两个钟头,我们一行已是力竭。一身的短装也是湿透了而又风干,风干后而又湿透。

后半段路与前截然不同。大多是石阶少见平路。没过多久我们就都沉默了——因为实在分不出力气了用在嘴巴上。到了后面,身体的知觉竟不甚灵敏,仿佛感觉自己的灵与肉相互分离,自己的灵魂飘荡在躯体之上,冷酷异常地观照着肉体的苦楚。心中明明清楚知道体能已达到极限,却有无所谓是否休息,大概有个迷幻的目标在吸引着我,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感觉,整个人也是莫名地神清气爽,而我也在此刻深深体会到了泰山冷峻如严父的一面,也许只有心诚意坚者才能承受这巍巍东岳的攀登之苦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