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画完这组画,他自杀了

“地狱或许真的存在,它不在别处,

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

变形记

年仅31岁,

画完这组画,

他就自杀了。

生前在绘画界默默无闻,

因为他所有的画作内容,

都让人感到震惊、恐惧、悲哀、不安,

而没有任何买主关注。

死后一幅《无题》的画作,

却拍出412万港币高价。

《无题》:“我们即将被城市湮没”

他就是石田彻也,

生前画了217幅画,

没有一幅是“正常的”。

石田彻也,1973年6月16日—2005年5月23日

来自成人世界的关怀,

是疼爱,还是伤害?

像机器一样被自动饲养的人;

人饲养出机器野兽,

野兽再生出人类怪胎。

是人,是兽,还是怪?

石田彻也的作品中,

人与物已经合二为一,

甚至成了一种机械式的存在。

他们面无表情,穿戴整齐,

被压缩成相同的形状。

凝视一个方向,

身体却呈现僵硬与诡异的姿态。

四肢似乎被隐形的绳索捆住,

散发出一种深陷苦难的无助感。

疏离,瞪着空洞的双眼,

他们是冷酷社会的物化存在。

一幅幅画面,

像极了人们的生活,

被时间、工作、规则束缚,

没有人生规划的自由,

也没有表达己见的空间。

一个又一个,

被迫不停运作和工作。

城市的建设,

由我们的血肉铺就。

我就是螺丝钉,

螺丝钉就是我,

哪里需要哪里安。

我是开车的人,

还是被开的车。

“集体生活”:

“个人生活”:

我有很多面孔,

它们都藏在我的身体。

一层一层的躯壳,

哪一个才是真的我?

人人被困在冰冷的世界中,

找不到前行的方向。

画作中极为罕见的女性,

被卡住双腿。

身首分离的厕所;

长着螯爪,

只会抓取金钱的人。

有人说画作中的青年,

面容几乎相同,

是作者本人的自画像,

但作者却予以否认。

所有的这些,

都是沉默寡言、

不善社交的石田彻也,

对日常生活所触及的周遭事物,

随时随手记录观察的结果。

他大学毕业后,

求职面试一直不顺,

便开始一边打工一边绘画的生活。

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专注于绘画,

他靠在夜间工厂、工地巡逻

打零工维持生活。

除此以外,

他将所有的精力投入绘画,

并力求画作的原创性。

梦想织就的网,

人如蛹活着。

这个社会的病,

不会好了。

还有一些画作,

让人说不出准确的含义,

看后,却有深深的共鸣。

在少年犯罪和儿童杀害事件,成为社会问题的今天,石田彻也也会以柔弱的心,描绘出一幅超越真实的图景,揭示潜藏在现代人深处的疼痛和悲伤。

2005年5月23日,石田彻也死于火车平交道事故,结束了年仅31岁的生命,死前他怀才不遇,画作无人问津。死后作品却屡屡在拍卖会拍出高价,刷新纪录。

生前讽刺这个社会,死后身价与画作,

却被这社会反讽着,选择自杀离世,

或许正是他看透这个世界,

冷冽而又决绝的选择。

图片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