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放倒年轻人的新型绝症!诱因已从美国流入中国

导语

“那几个月我花了几十万去干这件毫无意义伤人害己的事情,一直到今天我都还是不能独自行走。”——韩梦溪20170630

来源:全球海外移民政策(ID:qqhwymzc)

今年5月的一天,今年25岁,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女学生韩梦溪从西雅图飞回了北京。

由于半年之内她的身体突发病变——体重激增五十斤、高血压、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导致她无法站立,只能坐着轮椅被工作人员推出北京首都机场。

6月底,韩梦溪的好友杨丹和男友刘胜宇双双回国,同样也是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机场。

其中,18岁的刘胜宇被医生诊断为终生瘫痪,已彻底丧失自理能力。

6月30日,韩梦溪将自己近一年的经历写成一封题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公开信,发表在在网络上,随即掀起轩然大波。

公开信中写道,“那几个月我花了几十万去干这件毫无意义伤人害己的事情,一直到今天我都还是不能独自行走。我已经伤害了自己和家人朋友太多次,我看着周围同龄人该上学的上学,该工作的工作,该结婚的结婚,只有我一个人每天在医院过着这不正常的生活。”

而就在几个月前,用韩梦溪自己的话说,“我是一个很爱漂亮的女孩子,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那里打扮自己然后开开心心的跟朋友出去玩。”

与此同时,韩梦溪的父母怎么也想不到,只短短几个月,他们17岁就被送出国的宝贝女儿,一年前还好好的,怎么如今成了这副模样。

这一切,都要从西雅图开始流行吹气球说起。

大概是在2016年,一个叫做“笑气”气弹的小金属罐子开始出现在美国西雅图和洛杉矶的中国留学生聚会上。

8克的金属罐子,也就不到一根手指头大小。

25罐一盒,24盒一箱。五颜六色、堆积成山。

年轻人们要么把小罐里的一氧化二氮抽入奶泡枪中,直接对着枪口吸气;要么将气体打入气球,用嘴吸尽气球内的气体。

2016年9月,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韩梦溪,吸进了第一口一氧化二氮,从朋友手中接过小金属罐时,她心里想着,“他们都说比抽烟喝酒伤害要小,没事,我就尝试一下。”

谁知从此无法自拔。

韩梦溪吸食“笑气”的设备

这种本是美国人聚会时拿来助兴消遣的小玩意儿,给留学生们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对于自己过去的那几个月,韩梦溪说:“别人靠氧气活,我靠‘笑气’活”。

接触“笑气”的第二天,她就不想去上学,开始了长达三个月闭门不出的生活。

那些天她一天要吸食两箱,也就是超1000支“笑气”气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