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昌吉故事 | 奇台著名散文家张琰散文《亲爱的冬天》

亲爱的冬天

立冬前的那场雨雪终究是没有站住脚,没几天就消融了。冬日的阳光依然暖暖的拥抱着这座古城,始终用如水的眸子,注视着这块生机盎然的土地。所有的景物安然地在初冬的边缘漾溢着,只是多了一份沉静,多了一种坦然,以至于连拂过额角的风也是静静的充满了丝丝暖意。当挂在树枝上的冰雪在阳光下晶莹的化去时,屋前廊后一阵阵清脆的滴答声就勾起了季节不安的情怀。

光秃秃的枝丫上偶尔还能看到有小鸟欢快跳动的身影,它们毫无保留地在阳光下袒露着一份喜悦,自由自在的跳跃着。许是为这季节的一点灿烂而歌唱,那清脆悦耳的声音,清晰的在耳边回旋,瞬间就摇曳出心中的一丝笑意。

记得散文群中有位老师说过,春夏秋冬每一季都有其独特的美,就像是四个情人一样,冬天就是他的第四个情人,走进冬天,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体味冬天的神韵,那里流淌的是季节的自豪。我想,除了春天,冬天一样是个美丽的季节了,没有春天的绿树繁华的托衬,照样有其别样的韵味,不然,为什么许多的文人墨客都在期待着北风吹,雪花飘的美景呢?

这个周末的午后,我依旧约上好友出门去溜达一圈。逛街并无目的,只是习惯的沿着各个街道走走看看,悠闲地观望着周围的景色,不时的看看街道两旁店铺的名字,看看身边过往的行人。偶尔也会走进几个精品店去放肆的挥霍一把,以满足女人那特有的购物欲,再与闺蜜们说点生活中的苦与乐,这样的日子在这样的时光中悠闲自得的消磨着,倒也是快乐无比的。

东关街,一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街,古老的街道,却是最繁华热闹的地段。在近几年的城市建设中,这里也是天翻地复的变化。道路两边修剪整齐的树田里不时能看到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花儿,深绿色发点青的叶子,几朵紫色或黄色的花蕊被霜打过了,有些蔫,一路上星星点点的,从街的这头一直开到那头去,让路两边那些冰冷的建筑变得温柔了许多。

道路两旁的街道上一字排开许多的铺面,叫卖声、车鸣声此起彼伏。尤其是那几个卖干果的维族小摊贩们叫卖声最响“瞧一瞧,看一看啊,尝上一个不要钱啊!”。这真是一条古老的街,所有的浪漫和温馨仿佛都是从地底下涌出的一般,让一种悠然而平和的景色铺满了整条的街。

很喜欢看那种热闹中带几份宁静的场面,它会使我整个人都溶入于其中,让心灵慢慢的回归一种淡泊与宁静、开朗与智明之中。抛开了世俗的杂念,忘却了生活中的那些七零八落的烦忧,只这样静静地欣赏,用心去聆听另一个声音在身边萦绕。

记得在一本书中读到过一句:秋天,是“大雁栖处草籽沾血”,是“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秋天是属于诗人的,属于荷尔德林、属于海子。而这亲爱的冬,就像是一幅淡淡的水墨画,属于我的童年、属于我的回味、属于我们每一个人。天空中偶尔留下些许飞鸟的剪影,畅游在我文字描绘的风景里,静的,动的,快乐的、欢笑的,所有的一切都如我的心一样平静,只有风在传唱着属于岁月不老的歌。

不知该怎样表达对这个季节的厚爱,我所有的思绪与灵感在一连串的景象中变的不稳重起来。来不急疏理那些零零散散的记忆,一种情绪就似那轻轻缕缕的云烟包裹着自己,飘的好远又扯的生痛。我在安静的文字里遐想,任凭内心中升起浓浓淡淡的快乐和幸福迂回在视角里。想起一位诗人所说:这样的季节只有等待,那就耐心的等待吧,等待雪的歌声慢慢成熟,然后将北方的大地燃烧……

By:张琰

《亲爱的冬天》刊于《旱码头》杂志 2016年第一期

作者简介

张琰,女,新疆奇台县人,新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华当代文学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多篇作品入选《中国散文家》、《当代作家诗人作品集》、《文笔精萃》等。

图文来源:奇奇网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