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上海教育》刊文:“一周一书”背后有故事

按语:《上海教育》杂志(2017(10B)),用三个版面(P64-66)的篇幅、两篇文章的形式报道和推荐“一周一书”。10月25日已经推送了第一篇文章《上海商学院:创新“一周一书”阅读推广模式》(徐晶晶)。本次推送第二篇文章《“一周一书”背后有故事》(方有林)。

笔者首倡“一周一书”,并真抓实干,不断推动,质疑声渐弱,知晓度日盛,大出始料。

“一周一书”发端高校,经持续“发酵”,已逾越了墙围,在社会上迅速扩散,引起本外埠人士广泛关注与称道,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乃因背后有些“故事”——

01

求索阅读量,持续十数载

“一周一书”名词虽系一时偶得,却孕育于笔者对阅读及其教与学问题的长期关注与求索。所谓长期,从笔者在高校担任语文教学工作对阅读教学的直接体悟算起,已经十五年了;如果从笔者关注和研究阅读及其教学问题算起,可以追溯到世纪之交的二十年前。

还是先从笔者担任大一语文教学工作的教学体悟说起。2003年开设“应用文写作”,偏重写作。学生写出来的应用文,多是空洞苍白、十分幼稚。或求教于时贤老师,或拜读前贤著述,如何有效提升学生的写作能力,作为一个问题始终萦绕脑际。如果说,写作是一种输出,那么阅读就是一种输入。试想,缺乏源头和活水,写作能力的提升,与缘木求鱼何异?

2007年学校“升本”后,改为开设“大学语文”,偏重阅读。教学大纲和授课计划都是有限的篇目教学,于是笔者在教学中反复强调阅读的重要性,提出了本科四年阅读课外书400本的建议。大班教学,阅读和督促要落实起来实在是困难不小,加之学生的课外阅读更多处于“放羊”状态,落实有限。有一个显例,很能说明这种自发状态的成果:2009年下学期,笔者发现一位学业考试成绩优良的学生(获得过奖学金),竟然一年只读了教科书之外的三本书。由此推衍,她四年本科只读12本书,阅读量如此之小的大学生,就这样毕业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绝非个案,而具典型的代表性。

02

追问“上学”,不忘初心

我国本科学生身上的阅读欠缺问题,绝对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学生的阅读问题,可能根子在家庭教育、中小学阅读教学,尤其是与中小学阅读教学的理念和阅读及其教学滞后密不可分。

1998年读研以来的中学语文教育研究经历,帮助笔者从一般性观察向理论探讨的纵深拓展和延伸。无论是研究三地的中学语文教学大纲,还是研究吕叔湘语文教育思想,笔者都对其中占有半壁江山的阅读教学给予了重点关注和思考。长达十年之久的语文课程与教学论的研究发现,现在语文教学中的阅读教学至少存在着两大弊病:一是阅读总量太小;二是,阅读方法单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