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奥运会拒绝俄罗斯让人想起一首歌

昨天凌晨,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经过讨论,接受了由瑞士原联邦主席施密德担任负责人的委员会做出的《施密德报告》,该报告证实俄罗斯在索契冬奥会期间存在系统性操纵反兴奋剂系统的情况,决定禁止俄罗斯代表团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而在《施密德报告》之前,2016年7月和12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又公布了直指俄罗斯体坛“系统性”使用禁药的《麦克拉伦报告》。

回顾这两年,从里约奥运会上俄罗斯的田径、举重以及残奥会代表团被禁赛,到之后网络黑客曝出的禁药豁免名单,再到许多奥运选手在尿样复检中的“落马”……奥运会和体育,因禁药和背后的“政治角力”蒙尘。

对此接下来请听咖咖体育评论员泓泉发来的快评

奥运会拒绝俄罗斯让人想起一首歌

现代奥运会开始后,兴奋剂从来就没有远离过人们的目光,服用兴奋剂的人中不乏加拿大的约翰逊、美国的刘易斯、琼斯、甚至法国自行车名将阿姆斯特朗等世界传奇名将。可以说兴奋剂问题上没有国界之分,开个玩笑谁的底子也不干净。其次,就国际奥委会依据的两个报告而言,如果确实出现了上千人参与的大规模服用兴奋剂事件,那绝对是奥运史上甚至世界体育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站在这样的站位上,国际奥委会做出一些决定是可以想见的。尤其是两个报告显现出来的具体路径非常清晰,连俄罗斯运动员记住一次性尿液的瓶底的号码,然后通过包括外面墙洞的形式取出尿样瓶,换上运动员正常的尿液而不会记混等等,显现出来的画面确实十分惊悚!同时,大量俄罗斯运动员在国外现身呼应,似乎也让这样的调查有得到验证之感!个人以为果真调查属实,那无论是谁付出惨重的代价没什么可说的。关键点在于这个调查是否都有证据都有实证。这个随着报告的进一步呈现出来,真相似乎也才有可能慢慢清晰。其三,尽管我们说政治角力略显唐突,但是从伦敦奥运会之后,似乎国际体育就死盯住俄罗斯一样,无论是里约奥运会还是索契冬奥会,似乎我的眼里只有你,国际奥委会的眼里只有俄,这个似乎就有点操作的意味了。正像前面谈到的,自现代体育诞生,人类与兴奋剂的搏斗就从未停止过,一定意义上将,当现代体育成绩已经达到人类过去似乎都无法想象的速度和高度了,在巨大的个人利益、商业利益乃至病态的国家主义面前想再行突破,兴奋剂似乎是最有效的途径了!由此联想到俄罗斯近几年来从政治到经济和欧美连续交恶,尤其是克里米亚半岛危机和与美国外交博弈屡屡升级之后,欧美人把持的国际奥委会或者其他相关体育组织,会不会将兴奋剂列为一个打击俄罗斯的机会,似乎并非没有可能性!尤其是就像普京说的,明年三月总统选举二月不让俄罗斯参加平昌冬奥会,这打击有可能参选的普京的意味十分明显。当搞掉普京似乎是西方解决俄罗斯问题的总阀门情况下,谁说这个可能一点都没有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