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年华深处,华灯初上

初夏清晨的空气带着湿润气息在我推开门的瞬间晕染开来,浅绿或淡黄的树叶在已是略显苍老的枝桠上孤单的和风摇晃,懒洋洋单薄的细碎的阳光洒下来,衬托起的旧时光厚重似曾经,凉薄似过往。

时光如果退回到2011年的夏天,那时候的我还在自己熟悉的城市,一样车水马龙的中心街,一样颜色的教学楼,一样宽松黑白色的校服,阳光下青涩稚嫩的脸和天幕上的白云或者飞鸟,一切都熟悉好像就在昨天,而你们一转身也似乎还能看得见。

所有的记忆都好像深海里向往光明的鱼一样聚集在即将分别的初夏,虽并不愿与人说起曾经,内心是如果跟别人说起巴黎他就不是我一个人的巴黎的情怀,但那些至今还留有温暖温度带着明亮如阳光般的光阴,我不说,我不写,不留下一点东西,我害怕真的会被自己忘记,我害怕的其实仅仅是自己忘记却无法心安理得的当做那些从未发生过。

那个校园大且空旷,建筑精致又有些零碎的分布,天空像是水洗过一样发着蔚蓝色妥帖的光,植物都拼尽全力在初夏蒸腾的空气中燃烧自己,悬铃木绿色盛大的树冠,五角枫浅绿色的叶子有时候会散一地,学校周围一架又一架粉红的白色的蔷薇花,在有露水的早上静悄悄的开放。

我记得我呆在教学楼东南角的窗户被保险窗拢起来的高三教室里。气氛并不是那么的压抑,每个埋在书本和卷子里的脸抬起来的时候还都是笑着的。那时候的同桌少年,纤细而消瘦,却意外地有一张好看的脸和白净的骨节分明的手,班主任放心的把我烂的一塌糊涂的数学交到他的手中。初夏阳光已经有些燥热,“大概他有一个勤快的好妈妈”少年低下头靠近我讲题的时候校服上的肥皂香味让我总是心猿意马的想着。

现在回想起起来那段总被人诉说着兵荒马乱的日子才是最安逸最舒心的时光。每个人都有那么明确的梦想,每个人都在拼尽全力尝试着把那些看起来遥不可及的梦想染上自己想要的颜色,每个人在心中都有着在青春才会有的勇敢和无畏。

总是默默地和同桌少年比成绩,每次因为数学成绩被他拉下都要在心里小小的挫败一把,但其实心底里还是觉得没有必要超过他,虽然他一直是我的目标。然而少年好像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他更在意的是我大衣上毛茸茸的球要怎么抡起来才刚好砸到我的脸或者说怎么才能从我的抽屉里把我新买的零食拿出来。已经远离那段时光那个地方的我现在回想起来除了温暖却想不起其他词语。

在我右上角坐着一个胖胖的并不可爱却脚踏实地的姑娘,因为离得那么近所以也默默地看完了她拼搏的过程。一个人可以把自己闭上绝境然后绝地重生。我很佩服那个姑娘,虽然印象中剩下的仅仅是她趴在桌子上略微拱起的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