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陈正荣 | 金陵春树

金陵春树

树,是大地的肌肤。

树,是城市的衣裳。

——题记

第一次来南京,是“春面不寒杨柳风”的四月,80年代的杨柳风,清新,纯净,柔美。

当走进南京城里时,我被道路旁高大的梧桐树震住了:天下竟然有这么多漂亮的大树!故乡的山上到处都是杂乱的灌木,村前屋后也只有数得过来的几棵大树,故乡小城里的行道树,也都是些不高的树。

后来我知道,这些道旁的大树叫法国梧桐树。

说起梧桐树,便想起李清照的词:“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原来,李清照词中的梧桐,是村前屋后的梧桐,是开着紫色花朵的泡桐,是古典的梧桐,而南京城中道路旁的梧桐树则是现代的梧桐,是从国外引进的洋品种。说是法国梧桐,其实是一种美国梧桐和法国梧桐的杂交品种。

梧桐树,树干高大、挺拔,树皮光洁,叶子宽大。早春的时候,新吐出来的嫩叶毛茸茸的,泛着白色,而到了叶面全部绽开的时候,比巴掌还大,绿莹莹的,一片挨着一片,像一把巨伞,遮住了道路的上空,小雨是淋不到地面的。盛夏时,火一般的阳光,照不到树下的行人。

到过南京的人,都会对南京的梧桐树留下深刻的印象。还会由梧桐树联想到东郊的茂密的林子,便自然得出“南京树美”的印象。

南京的树,的确是让南京人引以为自豪的事。

这些树,是大地容光焕发的肌肤,是城市美丽的衣裳,也是城市最美的色彩。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南京的树美,也绝非一朝一夕得来。要知道,千年古都,沉淀了厚厚的树文化。

东吴在南京建都之后,官方就开始用树来装扮这座城市。当时的官道上栽植了很多槐树和柳树。御河的两旁,也都种植了柳树。所以,宋代诗人杨修之有诗:“路平如砥直如弦,官柳千株翠拂烟。”唐代诗人韦庄说:“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韦庄看到的台城柳,说不定还是六朝时期的呢。柳树,在古代被赋予了太多的历史的、文化的内涵。后代诗人演绎的“白门柳”、“白门秋柳”,成了一个代表金陵的萧瑟、凄美的意象。我曾经想,为何不说“白门春柳”?明明是春柳美丽,却要说“白门秋柳”,但仔细一想,这秋柳,是由盛及衰后的景象,秋风中的柳树,为城市增添了一份凋蔽、感伤的情调,而这正切合金陵这座感伤的古都氛围。如今,柳树已经不再作为行道树了,但在玄武湖、莫愁湖、秦淮河边,柳树仍然是装点风景的美树。“北湖烟柳” 曾经是“金陵四十八景”之一呢。

今天的紫金山上蓊郁葱茏,是南京的一个山水宝地,是游人和市民一个极美的好去处。尤其是在春天到来的时候,一定不要错过走进紫金山这片绿色的世界里,看千树万树的嫩绿,呼吸清新芬芳的空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