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天南海北馆陶情 ‖ 短暂的饕餮之旅 ——馆陶游记

旅行,应该跟爱情一样,可以算作人生最美好事情之一了吧,既有开始时对未知世界探索的喜悦,也有结束后回忆的惆怅。比如我们这次短暂的馆陶之行,已结束半月有余,我依然经常能回忆起在那里的所见、所闻、所感。遗憾的是现在的回想比不得当初的身临其境,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会变得更加模糊,好在我们还有文字去弥补。将旅行中最有价值的记忆通过游记真实的呈现出来是我写下这篇文章最重要的目的。

对于我这种饕餮之徒来说,旅行中的好饭好菜必不可少,所以此次前往馆陶,品尝当地的特色美食借以窥探乡村的风土人情是我给自己立下的首要目标。“民以食为天”,如今经济条件的不断改善,食物不再只是解决温饱的工具,往往成为一种文化符号。美食不仅仅是美食,参考最近几年大火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呈献给大众的不仅是一本“吃货圣经”,更重要的是背后的人文情怀。这份情怀打破时间、空间上的隔阂,不管你是谁,来自哪里,都能有所共鸣。就像现在的我坐在寝室回忆起在馆陶品尝的美食,那味道看似遥不可及却偏偏萦绕在心间,乡愁也好,回忆也罢,它都令我感动和喜悦。思索再三我选择了三样食材作为这篇游记的主人公,分别是一荤——羊,一素——黄瓜,一主食——黑小麦。

我们到馆陶的时候已是初冬,再加上乡村地广人稀没有城市热岛效应的保护天气很凉,我想当地的村民在那几天最常看到的景象就是几个外来学生一边参观一边嘚嘚瑟瑟地裹紧大衣(没错这其中就有我一个),这时一碗冒着热气的羊汤可以说是温暖至极的存在了,于是每次开饭前我都在心里暗暗期待。馆陶当地习惯将羊肉与白萝卜相炖,不加旁的最多撒上一些葱花熬至汤呈乳白色,入口不膻不腥,味道鲜美,回味悠长,尤能御寒。在北京很少能喝到如此醇厚的羊汤,大多情况都是盛夏时坐在街边大口撸着烤羊肉串,那时我们眼前浮现的是带着礼帽留着小胡须的维吾尔族少年,就像他们彪悍豪放的民风一样,食物也是辛辣油腻的,每一口都在刺激味觉。馆陶的羊汤与之相比更显清流,无声无息却能暖人心脾。能带给人如此温暖的感觉单靠食材是做不到的,人的因素更为关键。果然第二天老师带着我们参观的羊洋花木小镇验证了我的猜想。

羊洋花木小镇位于县城南面,离县城三公里,世代以养羊、贩羊为主导产业,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了。随着社会发展传统的养羊模式导致了环境污染,收益渐低,成为了一个鸡肋行业,当地便以小镇建设为契机及时进行改革,建设了高标准的养殖园区,由家庭散养转化为集中养殖,同时把剩余的村内流转土地全部用于花木产业,实现传统养羊、贩羊与现代化花木种植高度结合,打造了羊洋花木小镇。对村民来说既保护了环境,又提高了经济效益,对于我这样的游客而言,能将如此美味的羊汤留住真乃最大的幸事。置身于羊洋花木小镇,就是来到了“羊”的世界。小镇门口树林里就伫立着十几只形态各异的石膏山羊,走入小镇路边有许多用油桶做成的山羊,小桶做脑袋,大桶做肚子,刷上鲜艳的油漆做装饰,小镇的墙上也画了各种各样的羊,虽然叫不出这些羊的名字,但他们憨态可掬的形象引起了我们的阵阵欢呼。最大的惊喜还在后面,那些墙上,地上叫不出名字的羊终于鲜活的出现在我们眼前——“羊”博物馆,来自于世界各地不同品种的活羊被统一安置在博物馆内,有各自的院子供他们在里面吃草、休息。你很难想象一个以养羊、贩羊为主业的小村子会如此的干净整洁,井井有条,在这种环境下产出再鲜美的羊汤也不足为奇了。唯一遗憾的是作为旁观者我们对成果背后付出怎样艰辛的努力不得而知,只能在下次品尝羊汤之时,对这份美食多加一份敬仰之情,更有对勤劳美丽馆陶人的敬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