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部分早期机构投资后移:竞争越发激烈 “大钱无处花”

周期长、风险大、竞争激烈,但却潜藏着巨大的机会,早期投资在2014年至2015年间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全民“天使”运动,但伴随创业热情回落、优质项目减少,这两年的早期投资似乎有所降温,甚至有投资人发文大呼“早期投资已死”,给当下略显沉寂的早期投资敲响一记惊雷。

据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观察,这两年确实有一些天使投资人开始组建团队,成立机构,募集资金,参与到中后期项目中去;也有一些原本做早期投资的创投机构开始募集更大的资金投向中后期项目。这种“早期机构后移”的现象是否揭示了早期投资目前面临一定的困境,而不得不选择部分退场?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事实上,“早期机构后移”与基金规模逐渐做大有关,但早期投资竞争越发激烈、越来越不好做的确是业界的共识。

早期机构投资后移

从事财务顾问(FA)工作的吴女士今年来发现,她手上的项目在某些早期机构那推不动了。她告诉记者,今年年初,她向某知名早期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推荐A轮的创业项目,尽管该投资经理对项目很感兴趣,但却无奈于公司内部现在很难推动较早期的项目而不得不拒绝,该投资经理的回复是“我们现在募了投B轮以后,甚至投Pre-IPO的基金。”

“早期机构后移”的创投机构不止一家,吴女士还告诉记者,在今年自己和国内另外一家知名早期投资基金接触时发现,该基金也开始投后期的项目,且此前投了一堆早期的项目根本没法管理。“越是当初有名的早期投资机构如今越是往中后期移动,手上的早期项目都很难找到比较有名的早期基金了。”

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郭如意在一场内部分享会中也提到,多个曾经在天使投资领域赫赫有名的机构,今天也出现在中后期项目里,他们甚至会通过成长期基金或者合作基金投出上亿人民币,这曾经是他们整个天使基金的规模。此外,他还看到,无论传统的强势品牌还是新兴有活力的VC机构,都在纷纷成立自己的中后期基金,动辄五十亿、上百亿规模。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2017前三季度共发生早期投资1320笔,募集新基金78只,而2016年全年早期投资的2051笔,全年募集新基金127只;2017年天使融资笔数占总融资笔数的20%,2016年则占31%,而这个数据在轰轰烈烈的2015年,是42%。如此看来,仅剩一个月的2017年早期投资成绩单几乎是不可能追平2016年了。

“早期机构后移”是否能成为“早期投资已死”的一个佐证?事实上,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曾经指出,作为早期投资机构,真格基金并不坚守第一笔钱,根据形势的发展,他提出了3A策略,即Angle、Pre-A和A,不只投100万美元,大概会投到100万~500万美元,但会不会投到B轮去,徐小平则没有正面回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