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多情环】为何中国没有形成分级诊疗格局

本期主笔

多情环——朱恒鹏

中国社会科学院

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为何中国没有形成分级诊疗格局

文 | 朱恒鹏

分级诊疗是个好东西,一旦形成,既省钱又提高医疗可及性,资源用得更优化。为此,我国这些年没少努力。但是,规定机构业务范围也好,提高基层财政保障也罢,乃至医保支付倾斜、强行基层初诊……都是看上去挺好,实际却没啥用。

没用的措施,恐怕是因为只在问题表面下功夫,没去挖根源。今天推送一篇两年前的旧文,再挖此坑,欢迎参与讨论。

2009-2014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支出累计超过四万亿元,其中一部分投入基层医疗机构建设,意在强基层以建立分级诊疗体系,一部分投入城乡居民医保以降低居民自费负担。大规模增加财政投入的根本目标是解决城乡居民“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令人遗憾的是,这一目标未能实现。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在这五年多的时间中,三级医院高速膨胀,形成了对医生、患者和医疗费用的三大虹吸效应,加剧了城乡居民的“看病难、看病贵”困境。

习总书记2014年12月视察镇江世业镇卫生院时指出,大城市的一些大医院始终处于“战时状态”的状况需要改观,一语点中要点。

以北京为例,2013年医院诊疗人次占比为67%,其中三级医院占比高达45%,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占比不足22%。2013年北京市医保统筹基金支出中65%用于门诊补偿支出,其中只有12%流向了社区医疗机构,88%流向了医院。在流向三级医院的医保资金中,高达58%用于门诊。

与之类似的还有上海。2013年,上海的医院诊疗人次占比为56.8%,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诊疗人次占比为33.6%,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量占比同样表现不佳。值得指出的是,上海市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体量巨大,其医生和病床规模基本相当于中西部地区的县级医院,实际上并非基层医疗机构。

我们再看看国际上几个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数据。在英国,90%的门急诊由家庭医生首诊,其中90%以上的病例没有进行转诊,由全科医师完成治疗,98%的门诊处方药由全科医生开出。美国每年12亿人次的就诊量,其中81%发生在医院外的医生诊所(Physician offices),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我们的香港和台湾地区,这个比重也均超过80%。

毋庸讳言,我们的分级诊疗做得非常失败。

01

既有政策无助分级诊疗

目前控制三级医院规模、试图建立分级诊疗体系的措施均不成功,还浪费了大量行政资源,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