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纵论】是谁,让报纸减了版?

12月初,湖北日报旗下的《楚天金报》正式休刊。这家报纸创刊至今已有16年,曾立志打造成为“中部第一、中国一流”的财经类媒体,却止步于这个冬天,似乎又为“纸媒寒冬论”增添了新的佐证。实际上,像《楚天金报》这样断然休刊的纸媒并不多,不少报纸采取的是更为和缓的“减版”策略。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以来,宣布减版的国内报纸已有8家。与此前的“瘦身”“减版”相比,这一轮减版有老原因,也有新情况。煮酒话媒工作室对其背后的深层原因进行梳理分析,探讨更为有效的应对策略。

报纸减版各有招数

据了解,去年以来减版的8家报纸,有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省级党报《浙江日报》,科技日报旗下的《科普时报》(原名《科技文摘报》)和江西日报旗下的《信息日报》,以及《东南快报》《晶报》《信息日报》《楚天金报》(已休刊)4家都市报。

从减版方式看,主要有5种类型:

一是将部分版面上传到新媒体平台,不再发行同期报纸。例如,《中国青年报》将周末版内容上传到客户端后,停止了同期报纸的发行。

二是在减少每期版面的同时,提高发行价格。以《科普时报》为例,该报将版面数量由16版减少到12版,单价由99.84元/份调整到120元/份。

三是直接减少发行频率。例如:《东南快报》由日报改为周五报(即周一到周五出版,周六、周日休刊);《晶报》实行双休日合刊发行,周日内容随周六出版;《楚天金报》休刊前将周六周日报纸合并发行;《信息日报》由周五报改为周报。

四是在原有版面设置的基础上减少版面。如《浙江日报》,每期的版面数量原为16版或20版,后将版面数量改为12版或16版。

五是直接改变报纸定位和刊期,改日报为周刊。《东南商报》就由市民生活报改为财经报,读者对象由普通市民变更为经济管理者。

上传客户端后的中青报周末版封面

在纸媒发展史上,通过版面调整来压缩报纸“厚度”的做法,并不稀奇。一些国内外的知名报纸,或曾通过减少版面数量,或曾通过缩减报纸大小,来实现压缩式的改版。本世纪初,英国的三大纸媒《独立报》《泰晤士报》以及《卫报》,就先后将报纸“小报化”。从事实上看,报纸减版并非盲目的决策,而是报社根据环境变化作出的战略调整,减版现象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更为复杂的原因。

谁是报纸减版的“幕后推手”

这一轮减版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与以往相比,既有新形势带来的新挑战,又有影响纸媒发展的老问题。

控制纸张成本是此轮报纸减版的直接原因。高企的新闻纸价格导致报纸成本大幅上升。招商证券研究报告显示,自2016年上半年以来,国内新闻纸价格持续攀升,截止到今年9月份,价格已由年初的4000元/吨上涨至6000元/吨,涨幅达50%。这使得一些纸媒入不敷出,甚至出现“成本倒挂”,即报纸发行量越多、亏损就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报社不得不减少报纸的版面,以节省纸张开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