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搭乘游轮到阿拉斯加去

文/刘德焕(福州泰禾天元花园业主)

不知从何时起,脑子里满是阿拉斯加的冰天雪地:狗拉雪橇在雪原上飞驰、爱斯基摩人拿着渔叉在冰河中捕鱼、寂静夜空中翻滚着璀璨的极光……

搭乘邮轮,圆阿拉斯加之梦

阿拉斯加在北美的西北部,极北地区在北极圈内,它是我心中一方向往之地。阿拉斯加的邮轮旅行路线颇为著名,只在每年五月初到九月中旬运行。当机立断,我和姐姐这两个年逾古稀的老太太,决定搭乘邮轮去圆阿拉斯加之梦。

我们搭乘“无极号”邮轮由温哥华出发,开始了阿拉斯加之旅。“无极号”隶属于皇家加勒比船队,可载客近两千人。一上船,之前所担心的问题果真摆在了面前——中国游客寥寥无几,全船999名船员中只有三人会用中文。使尽全身解术,但仍免不了遇到尴尬事:到正餐厅就餐,打开菜单一看,全是外文;到剧场观看演出,舞台上的脱口秀逗得观众前俯后仰,而我们却摸不着头脑。我们在略带隔阂但友善温情的环境中,度过了难忘的七晚八天。

这期间,“无极号”载着我们通过由无数峡湾和海湾构成的内航道,驶向阿拉斯加。我们也曾在停泊冰海峡湾那一刻,挤入人群,在船头寻找“插针之地”,拍下北美最大冰川哈伯特的壮丽景观;还登岸凯奇坎、朱诺等市镇,感受大自然特有的魅力,寻觅印第安部族的生活轨迹。

在凯奇坎,她微笑着撩开裙摆

凯奇坎是阿拉斯加州最早形成的城市,当之无愧获得“阿拉斯加第一城”的称号。凯奇坎最著名的商业街叫“溪街”。

据说数十年前,溪街曾是阿拉斯加最有名的红灯区之一,如今卖淫已禁止,但还留有多栋“名妓故居”供游人参观。我按图索骥来到一座浅绿色的木屋前,一个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站在红色的门框里,搔首弄姿招徕游客入内参观。

我偷偷地用摄像机对准这一幕,没想到立即被发现了,妇人微笑着撩开长裙下摆,抬起右腿,用目光示意——她膝盖下的袜带上插满了不同颜色的纸币……

凯奇坎也被称为“世界三文鱼的故乡”,凯奇坎湖通过这条溪与大海相连,湖里生长着大量野生三文鱼。据说三文鱼有入海再凭记忆洄游到幼年生长地的过程,所以溪水中时常有肥大而密集的三文鱼大军逆流而上,小溪岸上还竖着高大的三文鱼木雕模型。

凯奇坎另一亮丽的旅游招牌,是“世界上最大的印第安图腾柱收藏地”。站在那些雕刻手法粗犷直率,颜色艳丽、对比强烈的图腾柱前,人们常常赞不绝口。据资料说,凯奇坎一带,气候相对暖、湿,适合高大的针叶林木生长。生活在这片密林之中的印第安人,以狩猎和捕鱼为生,由于没有文字,他们主要通过口口相传或是借助图腾柱流传历史。

冰川看似不动,其实在缓缓移动

朱诺,1880年因发现金矿而热闹起来。如今让朱诺举世闻名的不仅是黄金和首府的地位,还有皑皑白雪覆盖的巨型冰川,和多样化的野生动植物。

我们登上小小的机动船,在朱诺海湾寻觅座头鲸的踪迹。船长一次次关闭发动机,任小船在海面漂浮,大家顾不得说话,紧张地四处张望。忽然兴奋的呼喊打破了沉寂,尽管我和姐姐早已不再年轻,仍忙不迭地奔向甲板。然而见到的常常不是座头鲸的优美姿态,而是一片即将消散的水雾,和灰色的背鳍或剪刀般的尾鳍。直到邂逅百余只海狮嬉戏,我们才又惊喜得忘乎所以。

游兴未尽地穿过朱诺唐卡斯国家原始林区,去瞻仰那久负盛名的门登霍尔冰川。在阳光下,略带浅蓝色的狭长冰盖隔湖斜铺在眼前,最厚处可达30米。

冰川看似不动,实际上一天能缓缓移动好几英尺呢。拉近镜头,只见冰川表面有不少高低宽窄不同的冰隙。门登霍尔湖面上,则漂浮着从冰川上分裂出的冰块,恍若一艘艘晶莹剔透的船只。我不无忧虑地自问,随着地球的变暖,门登霍尔冰川的生命还能持续多久?

这次阿拉斯加之旅,景致怡人,却并没有看到期盼的景像,因为这些都需要在更远的极地。于是我自我安慰,“生命有裂缝,阳光才照得进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