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火山与草原,寻找从未见到过的风景

一路向西,会不会走着走着,就到了火焰山?瞄了眼地图,抓了把衣服,约上三五人,便向着一千八百公里未知的旅途前行。

大雨下了一天一夜,今年我见过的最大的雨,鹌鹑蛋大的冰雹噼里啪啦地,参杂着斜风,打在身上生疼。今日不宜出行,宜宅居,配上所有的粮草,刚刚好。然而人在一起久了,最讨厌的就是一个对视,就能看穿对方所有的想法,所以,没等到半句开口的机会便被拎下了楼,扔进了车,一切照着没有计划的原计划进行。

在门头沟西北角,与涿鹿,怀来交汇处,有一山,唤灵山,京城第一高峰,俯瞰众小。晴攀高处揽风光,雨登顶峰观云海,既是西行,那便索性再寻一团烟雾,装作也是见过仙境神尊的样子。这一路蜿蜒前行,丰草绿褥作景、佳木葱茏争茂是我们假装看到的风景,因为眼前除了铺天盖地的瓢泼大雨,便是不停摇摆的雨刷,再也看不清其他。无数次让我们怀疑何苦绕路远行?但我们仍旧一往无前,说着梦想、论着骨气,逼真到一度让我信了好像都走到这儿了,我们还真有其他的路线可以选择似的……

沿山而行,得一涵洞,若有微光。头车开道,行至百十来米处,豁然开朗,云销雨霁,彩彻区明。临近高处,任山下狂风作怪、骤雨作妖,此刻都化作一片云海,缭绕顶峰,绵延天际。果然福地,自有灵气护山,让我瞬间虔诚、谦卑了许多。书上说,灵山深处,卧有大佛。虽不知真假,但西行之路,得福祉相佑,我等泼孩儿,已幸甚至哉。

传说孙悟空打翻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时,散落人间的星火引得四海八荒火山喷发。太上老君不得已来到凡世,一处处地收回散落的星火,不想偶遇一味难得的济世良药——茭茭花,于是便把炼丹炉搬来人间,潜心炼丹。这炉,便是乌兰哈达火山群——红润山峰,绵延千里,不死之石,沉睡万年。

我们刚巧在日落时分抵达,映着漫天晚霞,浓烈如火,喷薄欲发。纵使时隔半月,闭上双眼,依然是我和小朱迎着夕阳,自由地奔跑在笔直的公路,奔向火红的炼丹炉,医生夫妇的亲吻剪影、华电F4的晚霞为秀、姑娘们的恣意嬉闹,还有那些老黄牛,懒洋洋地,守护着这座炉、这群山。

茭茭花开,百虫散去;流星作引,朝云入炉;黄牛草石,万年守护;朱染乾坤,炉破丹成。自此他乡再难感浓烈,难觅激情。

搭起一撮帐篷,仰望星空,看北斗七星,看银河闪烁。就向流星许个心愿,然后悄悄写下,塞进时间胶囊,埋入火山口中,等个八九十年,再去看我们的青葱岁月。那时,愿我们出走半生,仍是少年模样;行至四方,仍能倾盖如故。

大滩

“让我们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原来骗人的不只有童话,还有歌曲。策马奔腾过后只有翻江倒海、酸疼难耐。对于一个按时计费的活计,老板带着我们一路快马加鞭、分秒必争,也是服气。要不是饭菜太坑,我还当真以为他是这大滩上的一股清流,任我们人仰马翻,叫苦不迭,也不多赚一分,虽然后来才知道他二舅还要走了我家姑娘的墨镜......

稍作休整,便拖着铅重的双腿,扭着生疼的屁股,一个个步履妖娆地爬上车,赶赴柳树沟森岭公园,去东山顶上看晚霞。

进了柳树沟,是有别于草原的另一番景象:林木挺拔葱茂、谷底空旷开阔、山丘秀美连绵,每一处都好像能尽收山脚风光,可一个转弯,便又是一个世界。我们在半人高的草丛中疯闹,拍着自以为牛逼的游客照,撒着好像不是很好吃的狗粮,冲着无人机张牙舞爪地摆pose,好像这世界就是我们的,可以尽情欢笑着、尽情挥霍着,尽情疯狂着。

翻过山头看到一个几块大石头垒起的洞口,于是鼓着勇气、借着胆量、想着摸金校尉,一点点地顺着梯子往下走,却不想整个底部被灌满了水,难以前行。好在这最后一刻李先生还记得自己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两番尝试过后,终于收起了好奇心,不再探究。

东山顶上的晚霞含蓄而内敛,下车的一瞬间我们就都不自觉地安静了,静静地等着日落西山。这山顶很空旷,随便一个转身,苍空晚霞便成了唯一的幕布,显得我们好渺小、好渺小。站在高处,遥指远方,满眼都是“朕为你打下的天下”!

我们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夕阳一点点落下,看着晚霞一点点褪去,看着天际一点点模糊,然后等下一个天亮,挥挥手,说再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