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男演员讲述在国外机场的30天“滞留”生活 | 机场消遣指南

↑朱晓辉,中国内地男演员、模特、健身教练。

作者:正桃儿

旅途过程中行程遭遇耽搁,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航班晚点的情况屡见不鲜,长时间候机,或者在机场过夜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但你试过在机场连续生活一个月之久吗?

受赫尔辛基机场的邀请,演员朱晓辉刚刚结束了在芬兰赫尔辛基机场的30天生活。在这段时间里,他尝试去寻找在机场不一样的“玩法”。

在机场能干嘛?是面对无聊的候机,坐着硌屁股的座椅,还吃着单调昂贵的餐食?带着这些疑惑,Sofar旅行对朱晓辉进行了采访,结果和我们想象中的全然不同,他竟然颇为享受在机场的“滞留”生活。

实际上,如果你用心发现的话,在机场的24小时也可以像度假一样吃喝玩乐过得很自在。

Sofar旅行:当你听到自己需要在机场住上一个月的时间,当时的感受是怎样的?

朱晓辉: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听起来好有创意,并且也很吸引我,我猜我大概是第一个挑战在机场生存30天的人! 我很乐意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去迎接一些新的挑战。因此能有机会参加这次机场体验我特别兴奋。

Sofar旅行:在出发之前,你为此做了哪些准备?

朱晓辉:出发前一天我去玩了我最爱的滑板,因为可能在机场就没机会玩了。万万没想到我第12天的挑战竟然是在飞机跑道上滑板,哈哈。我还去见了我的父母,买了关于旅行的书,在家喝了喝茶然后收拾了行李。

Sofar旅行:赫尔辛基机场承诺转机时间不超过35分钟,对于这个任务你的体验是怎样的?

朱晓辉:我的任务是从2号航站楼最远的54号登机口到11号登机口,也就是1号航站楼最远的一个登机口。其实我走的不算快,但总共也才花了35分钟。赫尔辛基机场转机真的很方便。

Sofar旅行:看到你对于机场行李托运的过程做了一个测试,所以一件行李的托运过程究竟是怎么样的?

朱晓辉:一件行李,在值机柜台被贴上行李标签后,经由传送带被行李分拣仪器识别归类,随后装卸工人将其放到不同类别的集装箱,然后由行李拖车把集装箱送到飞机的行李舱外,通过装卸工人手动装机。飞机抵达目的地后,托运行李再通过相似的流程送到传送带,总过程大概要经过十几个人的手。赫尔辛基机场每小时处理7000多个行李, 每年处理多达1千8百多万行李。赫尔辛基的行李传送带长达11千米,以每秒7米的速度从行李托盘处送往开往130多个国际的飞机上。听说赫尔辛基机场目前正在进行90亿欧元的改进工程,到时候行李处理能力还能再提升50%。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