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穿着伴娘服参加了闺蜜的葬礼

文/国馆编辑/露露

前段时间有个新闻:

28岁美女结婚前突然猝死,原因是天天加班,焦虑、辛苦、疲劳、压力过大,最终将她压垮,最后留下一句话:

我被烧糊涂了,婚礼变成了葬礼。

01

这是一个集体陷入焦虑的年代

社会很快,我们很急,急着去生活,急着去成功,也急着去死。

天涯网友徐小刀刚毕业那会,恨不得以最快的速度签下最好的offer,在最快的时间内赚到最多的钱;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买200平的复式、10万的格拉苏蒂、50万的Q5,最后衣锦还乡,荣归朋友圈。

现实却让他焦头烂额,入职半个月就辞职,不是嫌工资低,就是觉得晋升无望,像无头苍蝇一样,一年换了6、7份工作,钱没赚到,反倒是信用卡里的债务越堆越高。

越是不成功就越喜欢乱想,越想就越急,越急又越想,在没有出口的胡同里循环反复,始终找不到出口。

毕业不到两年,便患上了精神障碍。

事实上,这样的焦虑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的调查显示:

目前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患有精神障碍疾病,估计全国有5000万以上的精神焦虑患者。

梁晓声说:中国人不分男女老少、不分农村城市、不分贫穷富裕、不分官员群众,总而言之我们集体陷入了忐忑、焦虑的年代。

02

太急着成功,

太急着过标配的生活。

为什么我们会如此焦虑?

我们到底在焦虑什么?

英国经济学家阿兰·波德顿在《身份的焦虑》中写道:

新的经济自由使数亿中国人过上了富裕的生活。然而,在繁荣的经济大潮中,一个已经困扰西方世界长达数世纪的问题也东渡到了中国,那就是身份焦虑。

说白了,就是因为太急着成功,太急着过标配的生活,太急着让周围的人认可你是个成功而又有品味的中产阶级。

一个真实的例子,是我的亲戚,不到30,在市里的著名中学做老师,虽然不能立马有车有房,待遇、社会地位、工作都说得过去,在同辈里算中上水平。

看到有同学开上了宝马,他急得不行,成绩差的学渣都开上宝马了,作为学霸的他却依然这么苦逼,不行,绝对不能这样。

有志气是好事,急了,就容易走火入魔。

于是,想各种办法能在一年之内赚一千万,买别墅、买宝马,然后光宗耀祖。

办法有两个,第一,买彩票,他买了,两个月把几年的积蓄全花光了,至于信用卡里欠了多少钱,只有他知道。

第二,进传销,他去了,还拉我去,我说那是传销,他不信,说一年后赚了一千万别来找他,也没有我这个亲戚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