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多种因素合力,“中国神药”终于成了过街老鼠

辅助用药销售继续断崖式下跌已成定局,“中国神药”的好日子到头了!

作者|子不语

来源|"医学界"微信号

近日,一份山东省千佛山医院的辅助用药目录和停药通知在业界疯传。根据通知,从今天(12月6日)开始,该医院将正式停用辅助用药目录中的全部药物,共包括38个品种。《医学界》联系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其工作人员称消息属实。

网传千佛山医院辅助用药目录:

同此前多省市将辅助用药纳入重点监控目录不同,此次山东省千佛山医院采取的方法,是直接全部停用。

近日,监管部门、媒体、医疗机构开始集体围剿以辅助用药为代表的“中国神药”。莎普爱思和曹清华先后被专业医生和媒体口诛笔伐,蛇毒血凝酶、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脑蛋白水解物等年销售额数十亿的辅助用药也被揭露“疗效和安全性存疑”,医学界也曾两度发文剑指“中国神药”耗费大量的医保资金。

媒体发出呼声:辅助用药销售继续断崖式下跌已成定局,“中国神药”的好日子到头了!在此节点,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提出停用辅助用药就显得颇有“使命感”。

药占比30%大限将至辅助用药首当其冲

其实,监管部门和医院并非“凑热闹”。

早在2012年2月,三明启动医改。第一个动作就是将省第八批药品集中采购中标药品目录(三明片区)的129种辅助性、营养性且历史上疑似产生过高额回扣的药品品规,列为第一批重点跟踪监控对象。措施实施一个月后,原本一直刹不住的“医药费用猛涨”终于回落。2012年5月,全市22家公立医院药品费用环比下降1673.03万元。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

《医学界》发现,很多医院为了控制药占比,使出各种浑身解数。医米调研曾针对6305名执业医师发起的调研显示,4成医生收入受药占比调整影响,并且很多医院是通过适当增加检查、用便宜药替代、医院院外合作开药房、控制辅助用药等来应对控制药占比。

2016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明确提出,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要列出具体清单,对辅助性、营养性等高价药品不合理使用情况实施重点监控,初步遏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势头。

如今,从国家到地方,关于辅助用药的监管越来越严格。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江苏、安徽、湖北、云南、福建、四川、广西、青海、甘肃、新疆等15个省市已出台相关政策明确表示对辅助用药进行重点监管或是限制使用,其中9个省市公布了具体名单。

医保目录压力下“辅助用药”将被清退

不仅仅是各省份的重点监控,部分医院的停药,还来自于医保目录的压力。

今年2月,人社部正式印发2017版国家医保目录,包括鱼腥草在内的26种中药注射剂已经明确限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使用。4月,人社部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建立完善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有关意见建议的通知》,其中“医保药品目录内药品的退出机制”引发各界广泛关注。有专家表示,动态调整机制对疗效不佳的治疗类药物和辅助类用药影响最大。

在降低药占比和国家医保控费政策的大趋势下,不少医院“斩草除根”,将这类辅助用药从重点监控逐渐变为完全停用。

不久之前,四川省出台了《关于强化问责严格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紧急通知》,被业界解读为“强硬政策”,而在此之后便有医院发出了停药名单,也有医院直接下发通知全面停用辅助性用药,而在更早的时候,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金山分院也下发通知,停止了156个中成药、5个自费药品和5个辅助药品的使用。

在国家政策和舆论引导下,加大对辅助用药的控制和限制已成大势所趋,“中国神药”时代将宣告结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