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江东:年终盘难点,上海社会治理再下“绣花针”

杨浦区平凉路街道第一睦邻中心的“空中花园”。资料图片

又到岁末,各地都开始了大盘点,今年,上海的“年终盘点”有点特别——

全市上下都下沉到社区、企业、乡村,启动一场场专项调研,对照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各项目标“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

社会治理是大调研重点关注领域之一。

2014年初,也是一场全市大调研,启动了上海社会治理创新。3年多来,上海取消街道招商引资职能,全面回归公共服务,“睦邻中心”建起来了,“小巷总理”底气足了,“美丽家园”不再是梦想。

然而,2420万常住人口的特大型城市,创新治理并非一蹴而就。对照十九大提出的目标:“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上海社会治理仍有许多痛点、堵点、难点需要突破。

上海“年终盘点”盘出多少社会治理难点,这些难点如何破?

来,跟着大江东工作室一起随着上海基层干部去调研。

舍得绣花功夫,啃下“硬骨头”

11月24日下午4点,南京西路上出现了一名特殊的“巡逻员”——静安区委书记安路生,身为南京西路“一级路长”, 他每个月至少上路巡逻一次。

当月,安路生两次“探路”,既是例行巡查,也是对南京西路一处违建整治专项调研。

邻近南京西路的青海路44号是静安区南京西路街道居民区内最后一个成片违建。这幢建筑建于1935年,主楼,被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医院租赁使用;附楼的二、三层,住着10户人家,最长的在这里住了近60年。

幽暗、逼仄的楼梯,狭长的走廊,水管、电线在墙壁上交织出“蛛网”。没有独立煤卫,居民在走廊、天台搭出厨房、卫生间,数十年累积,已搭出违建14处。

拆违容易,居民安置难。因为是非居住直管公房,置换缺乏法律依据,成套改建成本巨大,导致难题长期搁置。

“硬骨头”还得啃!

违建要拆除、居民困难也要解决,这是社会治理必须面对的痛点、难点。

街道与各分管部门一起反复勘察,寻找整治突破点,区级层面也积极协调相关部门支持,单单整改方案就已经做了好几套,最终拿出一套平衡各方利益的疏堵结合方案,政府投入一点、单位支持一点,居民诉求标准降低一点,部分成套改建。这一套方案能不能为居民接受?12月3日,街道和居委会干部拿着改革方案,逐条与居民沟通,方案得到了大部分居民的首肯。“还剩下两三户,我们再和居民细致沟通。”南京西路街道党工委书记周惠诊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