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最高法院两个案例看执行异议之诉的审查标准

作者

高端民商诉讼部

常航律师

上期执行异议之诉的文章发布之后,即有同行通过电话、微信进行交流探讨,说明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在司法实践中逐渐引起关注。但执行异议之诉并不只是简单涉及执行异议部门法的规定,还涉及公司法、合同法等基础法律和当事人交易模式认定的问题,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呈现出的法律关系异常复杂,从不同的角度审视,会有不同的结果。湖南人和人律师事务所将一如既往的秉承技术开放、欢迎交流的姿态,将办理、研究案件的心得通过公众号分享。

本期交流的两个案例均为最高法院关于执行异议之诉的判例。这两个案例均为工商登记与实际权属情况不一致,表面上情况有些相似,但是最高院对其中一个支持了案外人的异议、另一个驳回了案外人异议。其背后的法理,值得思考。

一、案例一及最高院裁判观点

1. 案例一的基本情况

案例一的案号为(2015)民申字第2381号,该裁决查明以下事实:中行南郊支行是申请执行人,成城公司是被执行人,华冠公司是提出执行异议的案外人。执行标的是成城公司名下登记的渭南市城市信用社股份有限公司(现更名为长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银行)1000万股份。根据陕西高院(2009)陕民二终字第00053号生效民事判决,成城公司为该股权的名义持有人,华冠公司才是该股权的实际权利人。原审支持了案外人的执行异议请求,判决停止对涉诉股权的执行。

2. 最高院对案例一的裁判观点

2.1商事外观主义的适用

商事外观主义作为商法的基本原则之一,其实际上是一项在特定场合下权衡实际权利人与外部第三人之间利益冲突所应遵循的法律选择适用准则,通常不能直接作为案件处理依据。外观主义原则的目的在于降低成本,维护交易安全,但其适用也可能会损害实际权利人的利益,股权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主体仅限于与名义股东存在股权交易的第三人。商事外观主义原则的适用范围不包括非交易第三人。案涉执行案件申请执行人中行南郊支行并非针对成城公司名下的股权从事交易,仅仅因为债务纠纷而寻查成城公司的财产还债,并无信赖利益保护的需要。若适用商事外观主义原则,将实质权利属于华冠公司的股权用以清偿成城公司的债务,将严重侵犯华冠公司的合法权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中行南郊支行无权通过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方式取得案涉执行标的长安银行1000万股份。

2.2执行异议与执行异议之诉裁判依据的异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