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资产新规与资产新贵

11月17日,一行三会的一纸《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管新规)过万字长文,很可能为财富管理行业划下前后两个时代的分割线——一些迷梦将被叫醒,一些努力将被奖励。这不是一个行业的宿命使然,而是,国际宏观经济大势、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行业的现状共同促成了这样一份意见的出台。

新规“新”在哪里?

新规的关键是在融资端打破刚兑、资金池和错配三大怪圈;在投资端管好通道、杠杆和嵌套三大神技。

资管江湖的兴起,须臾数年。从小发展至大,如今已经超越了130万亿规模。而这100多万亿,有一个大的背景——中国的贷款资金成本并不是市场化的,而是双轨制的,存在一个货币的多级批发市场。

▲ 资产管理行业格局(点击可查看大图)

在某一个路径上,可以直接获得银行的廉价信贷;其他路径上,资金成本都比这条轨道高。当然,这种曲折路径,也能实现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这种曲折的方法(包括使用三大神技),利益相关方会叫它金融创新,但如果曲折度超过了政府所能容忍的程度,就会被称为资金空转。空转分为:理财空转、票据空转,同业空转和信贷空转四种。其实,早在今年年初银监会已经发文对后三种空转进行了限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监管政策是有规律可循,可以预测的。

上面简述了行业的现状,那么,监管要对现状进行改观的原因是什么呢?核心是中国的产业升级到了节点,而配套的金融服务却没有跟上。任何一个以创新为主导的经济体,都是直接融资占主体。资管的兴起,恰恰提供了另外一条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的路径。但是,目前这条路径也碰到了很大的问题,即在资金供给端,M2已经和房价按照几乎同步的年增长率,比翼双飞了20年。房地产作为货币蓄水池,贴身保护了M2高飞20年,且没有造成恶性通货膨胀。

但是,如今看来,这种模式已经不可持续,新政下房地产未来创造货币信用的能力将会被冻住,从不动产变成了“冻产”。同时,自2017年以来,M2增速跌入个位数,在增量货币下行的情况下,监管方只能选择通过抑制资金空转来盘活存量货币。而抑制空转就要在融资端打破刚兑,以及刚兑前提下的资金池和期限错配,同时在投资端管好通道、杠杆和嵌套。切实服务实体经济,高效体现投资活动的价值发现功能。

在融资端打破刚兑、资金池和期限错配

新规第十一章第一款明确规定:

“金融机构不得将资产管理产品资金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商业银行信贷资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