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祭祖之旅·谁在大山深处呼唤

——记丹寨祭尤节

作者:黑眼睛

·晨

半夜失眠后的清晨是疲惫的,精神却又极度亢奋。因为,即将出发——前往丹寨大山深处的一个寨子,寨名扬颂。那里至今保留着苗族人最重要的节日——祭尤节。

·祖先

苗族人的祖先,是公认的蚩尤。关于神话以及渊源,就不过多赘述,重点是,在步入了现今如此繁华的社会阶段,依然还有一支支血脉,在默默的守护着,记载着,亦是传承着——关于我们血脉深处的呐喊——九黎的呼唤。

·扬颂

迷迷糊糊从碎片梦境里醒来,下车。送拢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宁静,即使今日有无数的媒体聚焦于此,即便各个支系的苗族同胞盛装出席,依然让人心灵平和。或许跟眼前的小高坡上传来的奇异氛围有关。无需寻找,一眼,那座小高坡就告诉你,祭坛,便在上边儿。是的,那是扑面而来的历史感。

·祭坛

快步爬上小高坡,引入眼帘的景象,即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古朴、简单。就是整个祭坛的写照。一座简陋的石台——那是祭台所在,一座不大的祠——那是尤公所属,包括两边爬满青苔的十二颗石头桩子,都在无声的诉说着一种坚持。

·祭祀·启

仪式即将开始,各个支系的代表陆陆续续的顺着石阶小道上来,我躲在小道旁一边用手机记录着他们的神色,一边由着那些苗族的女孩/妇女大概看到我照相的姿势在偷笑而跟着傻笑。看着那一支支后裔鱼贯而上的姿态,那让我凭空想象着老祖宗们祭祀时又是什么模样。

·祭祀·祭

祭祀的过程于所有人的眼里,无疑是神秘的,是严肃的;但由于我们这些“外来者”的出现,又略破坏了一丝那股子庄重;包括坡下传来的阵阵芦笙声,亦为这古老的仪式添了一份不和谐的味道,异常矛盾。可是当火把被点燃,朗朗的祷词响起的那一刻,一切都不存在了。

“崩”的一声,那是炮仗的声响,没有回声,却似发出了某种信号脉冲,向远处,向深处,伴着那磬笙交击,扩散了去。我不敢相信,通过那么简单的三两样乐器,竟然就有种战争大片的氛围感,就那么凶狠的铺面而来。

我抬头看着那天空上方,仿佛时间一下子跨越到了远古神话时期——战后的部落酋长,带领着他们的子民,深入大山,为了繁衍与生存,与天斗!与地斗!与兽斗!与人斗!

历史在这一刻,与心神合而为一,荡漾开来。

·祭祀·续

牛在苗族文化里,是图腾之一,亦是苗族人的忠实伙伴。但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它们往往还要扮演一个更残酷的角色——祭品。

准备祭品——牛头的过程无疑是血腥而残酷的。等闲20来个中青壮年,也要花了近20分钟,才使得那头祭品水牛伏地不起。

当它终于安眠时,我眼眶突然湿润。即使有树木在压迫它的脊梁,即使有绳索套住它的四肢,即使有木棍在绊锁它的行动,它还是在坚持!不屈!亦不伏!直至最后一口热气吐完!直至最后一腔热血洒尽!

那不正是苗族先祖们的精神吗?不屈不伏的斗那穷山恶水!不屈不伏的繁衍传承!

·尾声·待续

祭祀接近尾声,我心久久不能平复。恍然明白,如那寓意深刻的天葬之举,又如那虔诚的朝圣之路,再如已消逝在历史中的悬棺之谜。这已不再是单纯的宗教或者民俗,那更是一种坚持,是传承,是信仰!

一年一次的祭祀,还会继续下去。生命的传承也会继续下去。只愿每个生命都生如夏花,每个信仰都能保持传承,每个故事都能被后者记录。

在丹寨,还静置着许多故事,等待你的到来,品味,记录。

【部分美照由其他老师所摄,我本搬砖】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