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城市到底是什么?丨我们的北京?他们的北京?

香帅如是说

这是一篇城市规划业内人士的分析文章,把“城市”规划、管理、发展的逻辑剖析得清清楚楚。欧洲在70-80年代已经基本完成城市化,进入城-乡协同发展的模式中,然而中国这类后发的工业化国家,“正是通过城镇化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换得比较优势”。

中国“城”与“乡”的概念一直在动态变迁中,如今的“城里人”,其实在不久远的过去,也都来自乡土。作者最担心的,是历史的偶然会引起蝴蝶效应,担心这样一个动态优化的进程会被生生打断,这个国家好不容易过上安稳的日子,但愿历史与我们站在同一个方向上。

因为你也许明白的原因,作者要求隐去了真实姓名,我尊重他们的意愿,仅以文中的一段话作为致意。“一方告别离开;另一方咬牙前进,去留都是无奈,貌似只有“痛并快乐着”是“真理”,因为“驱散”之后,他们每个人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作者: 青玉案 终结者

15年前,龙应台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城市是谁的?》,估计没多少人会跟随着思考这个话题。尤其是对这座生活、居住着2172万人的帝都,至今没有人去想这座城市究竟是属于谁的。但回顾过去一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却似乎让本文的题目成为大家眼中不可回避,或者闭眼仍然清晰的文字:北京是我们的城市,还是他们的城市?不管怎么认为,对于那些被迫离开的人们,我们需要思考的却是:

他们真正属于(或者曾经属于过)这座城市吗?

1

人口扩张、资本循环与社会空间

北京是中国财富高度聚集的城市之一,同样脱离不了这种“野蛮生长”的模式。大家知道北京的财富积累速度惊人(财富衡量),一座座摩天大楼所能聚集的财力富可敌国。但财富的分配仅仅是出入高档商务楼,出入城郊别墅、高尔夫球场的少数人,这座看似庞大的北京城却容纳了那么多的人群。如果按照收入来做人口金字塔图,北京是一座典型的小脑袋,大肚子和大脚的社会结构。新中国成立后70年时间之内,“资本财富-人群划分-空间分异”这套话语体系又重回到了大众的视野,这也恰逢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

对11.18火灾灾难的问题梳理不仅要看当下,更应该去找找问题产生的历史脉络。这是一个长久且无法回避的话题,中国的城镇化浪潮和快速城市扩张的高楼大厦是一群群农村出来的建筑工人垒起来的,而供应这座庞大城市消费的也大多是由农村来京务工人员承担的,北京正是这样城镇化模式的典型代表。据官方统计,2016年末北京的常住外来人口822.6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的37.9%。中国城镇化模式通过春运就能够深刻体会出来,而北京最为深刻,暂时别离帝都的千万大军中有80%来自这个群体。而这类人群的状态到火灾发生之前他们只是“寄居”在北京,他们不能融入城市,也不愿意离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