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搏击俱乐部内孩子打闹出意外 家长怒上诉索赔

据《上海法治报》今日消息,在上海一家并无办学资质的私营搏击训练机构,两学员在上课间隙的追逐打闹中发生意外,其中一方撞到运动场地的墙壁上受伤,孩子的家长因此将直接侵权人以及训练机构和场地方共同告上法庭索要赔偿。近日,徐汇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判决三被告各自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法院查明,开设在枫林路运动学校(徐汇游泳馆)内的 某搏击俱乐部是一家私营训练机构,但未取得相应的办学资质。

2015年8月26日下午正式上课的间隙,小军和小丁换好运动服在运动场地上相互追逐、打闹,在此过程中,小丁因用力过猛,将小军推到运动场地的墙壁上,小军的头部撞破护墙板,导致其面部被护墙板划伤,经医院诊断结论为:鼻外伤,颌面多发外伤。

图片来源:上海法治报

一怒之下,小军的父母上诉寻求赔偿。小军的父母认为,由于小丁是直接侵权人,其父母系其法定代理人,故要求三人承担共同赔偿责任;运动学校未尽到管理责任、且护墙板也不符合标准,故要求运动学校承担赔偿责任。

庭审中,小丁的辩护人辩称,运动学校和俱乐部的经营者张强应该是合作或联合办学关系;其中张强系无证无照办学,小丁和小军均系未成年人,其在训练场地上,管理责任就应该转移到张强和运动学校身上,现张强和运动学校方面均未尽到管理职责,应当共同承担赔偿责任,当然小丁也愿意承担10%的赔偿责任。

运动学校方面辩称,小军受伤是因为小丁的推搡所造成,故小丁应是主要责任人;其父母是监护人,事发时间是休息时间,故父母没有进行监管,应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张强是搏击俱乐部的经营者,其借用游泳馆的场地经营,但运动学校并未授权其使用游泳馆的名称,运动学校也没有收到学费和租金,故游泳馆不应承担责任,充其量承担的是补充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小军受伤虽在上课间隙,但小军和小丁均已换好运动服并在运动场地内,故作为搏击俱乐部的经营者,张强负有管理职责,现张强未尽到职责,应承担主要过错责任。

由于小军和小丁均系未成年人,其在场地上打闹,双方的法定代理人也都负有监管责任,故小军和小丁父母亦应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运动学校在搏击俱乐部不具备办学资质的情况下,放任张强在学校内开设训练班,运动学校也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据此,法院根据三方的过错责任和实际情况依法判定赔偿。

精选